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公約》拒絕承認與執行的條文分析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3-12

  摘    要: 2018年5月,海牙國際私法會議出臺了新的《承認與執行外國民商事判決公約(草案)》,《公約》規定了判決可以被拒絕承認和執行的情形。通過對拒絕承認與執行的事由存在之必要性進行分析,將拒絕事由進行分類并解讀,認為《公約》應當修改或明晰在條約中過于模糊的概念、明確相關問題的說明責任和清楚說明拒絕承認與執行的事由,這樣才能真正促使外國民商事判決在別國的承認與執行。

  關鍵詞: 拒絕承認與執行; 事由; 分類;

  為了促進外國民商事判決在全球的流通,海牙國際私法會議于2018年5月出臺了新的《承認與執行外國民商事判決公約(草案)》(以下簡稱《公約》)。對外國民商事判決承認與執行一方面肯定了原審國的審判工作,另一方面也能避開法律適用問題,法院無需判斷應選擇哪個國家的法律進行判決,而能直接基于《公約》判斷對外國判決承認和執行與否,這將有效解決當事人之間的紛爭。[1]

  然而,畢竟各締約國并不處于同一主權之下,面臨的國情、意識形態、社會制度等都各不相同,甚至差異巨大。在這樣的情況下,承認與執行外國法院判決可能會導致損害國家利益或者與本國法律制度相違背等情況發生。因此,為了各締約國能大范圍的達成共識,促使公約真正地被適用,促進判決最大范圍的流通,通過相關的法律規定對外國民商事判決承認與執行限制,在各締約國相關法律都能接受的范圍內很有必要。[2]否則即使公約被制定出來也將是一紙空文。

  除此之外,若不對外國民商事判決承認與執行進行限制,很可能會發生《公約》適用界限模糊,甚至當事人對此濫用等情況,例如:某甲對A地法院的有效判決不服,又到B地法院重新起訴,獲得有利于其的有效判決,最后到C地法院申請承認與執行B地法院判決。這樣最終可能會造成各締約國對外國民商事判決承認與執行的很少,違背了《公約》解決當事人糾紛簡便化的目的。若對外國民商事判決承認與執行的情形予以限制,就不容易發生上述問題。另外,還可以加強法院判決的效力,使當事人清楚、明確地知道在哪個締約成員國起訴所得到的哪些法律文書是可以在其他公約締約國獲得承認與執行的,這極大地增強了當事人對法律的可預見性與確定性,有利于當事人正當利益的實現。[2]

  一、拒絕承認與執行的事由分類

  (一)強制性拒絕事由與任擇性拒絕事由

  強制性拒絕事由是指在公約中規定的拒絕承認與執行的相關條款,而各締約國必須基于這些事由才能拒絕承認與執行外國判決。例如,《公約》第二條排除適用的情況,第七條規定的拒絕承認與執行的情形,以及《公約》中以各種方式明確規定的可以拒絕承認與執行的情形。強制性拒絕事由多是有利于被告的,然而當權益被損害的當事人與被請求國沒有密切關系而勝訴方當事人與被請求國關系密切時,被請求國就有可能不顧當事人權益承認和執行判決。因此,強制性拒絕事由的規定在這時就顯得必要了。

  任擇性拒絕事由是指在公約中關于各締約國可以自由決定是否拒絕承認與執行的聲明保留部分的內容。有時,被請求國為保護當事人或本國利益,或為維護與請求國之間友好協助的關系,在不對各相關當事人和國家合法權益造成損害前提下,可以承認和執行具有某一項或多項任擇性拒絕理由的判決。因此,各締約國對于符合這些拒絕理由的判決是否承認和執行的聲明,可以讓各締約國靈活待之,可寬可嚴。[4]
 

《公約》拒絕承認與執行的條文分析
 

  (二)條約明確規定的拒絕事由與條約明確規定外的拒絕事由

  《公約》第七條明確規定的拒絕承認與執行的理由之外,如在公約所適用的范圍、公約規定的排除適用范圍、公約承認與執行外國判決的基礎、關于特殊問題的規定,如先決問題、司法和解、損害賠償等條款中明確說明了在什么情況下公約才能被承認與執行,這從另一方面說明不在適用范圍內的、被排除適用的、不符合承認與執行條件的等情形都是公約規定的締約國可以拒絕承認與執行的理由。

  (三)當事人舉證證明的拒絕事由與法院自己查明的拒絕事由

  當事人舉證證明的拒絕事由包括:判決涉及《公約》排除適用的內容,超過《公約》規定適用的范圍,存在《公約》第七條規定的拒絕承認與執行的情形,締約國對于該內容存在聲明等當事人可以根據公約找到的反對依據。法院自己查明的拒絕事由,主要是涉及當事人不適格、判決不符合等需要法院獨立判斷的內容。

  (四)窮盡性的拒絕事由與非窮盡性的拒絕事由

  1.法律意義上。

  窮盡性的拒絕事由在《公約》第四條第一款規定的很明確,對拒絕承認與執行的窮盡性規定就是《公約》的相關規定;非窮盡性的拒絕事由則是各國對于《公約》的有關聲明條款。

  2.事實意義上。

  窮盡性的拒絕事由指除公約規定得很清晰明了,除此再無其他可能的規定,這在《公約》中顯然不存在;非窮盡性事由則指公約規定得不清楚明確,容易發生不同解釋的規定,而《公約》很多的規定都是具有模糊性的。

  二、《公約》拒絕承認與執行的條文分析與歸類

  有些事項的性質具有公法性,比如,行政事項,尤其是稅收、關稅事項等;有些事項的民商法性質不明顯,且各國規定不同,難以判斷是否屬于民商法性質,比如,涉及自然人的身份及法律能力、家庭法事項等;還有些事項已有其他公約調整了,比如,扶養義務等,要將以上事項排除《公約》的適用。通常這類拒絕事由是應由當事人與法院共同證明的、強制性、非明確規定應拒絕的、在法律意義上具有窮盡性的拒絕事由。

  由于當事人訴權的行使存在不合法的情況,包括一項判決在原審國無效且不可執行或者有效性與可執行性存在被推翻的可能;原審國法院對判決所涉糾紛沒有合法的管轄權;存在程序問題與應由特別規定的法院作出判決但實際沒有的情況時,由此產生的判決有效性存疑,故而不應對該判決予以承認與執行。這類拒絕事由是需要當事人與法院共同證明的強制性、非條約明確規定應拒絕的、在法律意義上具有窮盡性的拒絕事由。

  《公約》第七條規定了外國民商事判決承認或執行的拒絕事由,無疑這是條約明確規定應拒絕的、在法律意義上具有窮盡性的、需要當事人與法院共同證明的強制性拒絕事由。此外,《公約》還規定了其他涉及外國判決承認和執行的若干特別問題,包括:先決問題、損害賠償、司法和解協議、需提供的文件、程序、可分割的判決與聲明排除適用等,在這些規定中也同樣說明了拒絕承認與執行的事由。

  對于先決問題的規定,目的顯然是防止締約國法院通過對先決問題的判決將那些本來已經被《公約》排除適用的事項通過鉆空子的方式再納入《公約》適用范圍,從而使得不該依據《公約》獲得承認和執行的法院判決又被不當地依據公約獲得承認和執行。而對于可分割性的判決,也是只承認符合公約規定條件的那一部分,此外也是不予承認與執行的。這在法律意義上是具有窮盡性的、非條約明確規定應拒絕的、需要當事人與法院共同證明的強制性拒絕事由。

  《公約》對于損害賠償的特別規定,旨在讓那些不愿意承認或執行懲戒性或懲罰性損害賠償判決的國家可以據此拒絕承認外國法院的此種損害賠償判決。因為一些國家的法律在損害賠償的實踐中,可以判決給予原告比實際遭受損失或損害高得多的賠償,這種損害賠償常常是具有懲戒性質或者懲罰性質的,而另外一些國家的法律并無這樣的規定,這些國家的法院也不愿意承認和執行外國法院的此種損害賠償判決。如果《公約》沒有這樣拒絕承認和執行此種損害賠償法院判決的機制和規定,《公約》被這些國家加入和批準就會受到影響。這一規定在法律意義上具有窮盡性、是非條約明確規定應拒絕的、需要當事人與法院共同證明的強制性拒絕事由。

  對于知識產權的判決,公約規定由特別規定的法院作出的才予以承認與執行,但對于不超過原審國做出金錢救濟的范圍內,仍需要予以承認與執行,除此之外,有關知識產權的判決可以拒絕承認與執行。該規定在法律意義上具有窮盡性、是非條約明確規定應拒絕的、需要當事人與法院共同證明的強制性拒絕事由。

  司法和解協議主要規定司法和解的執行問題,規定了要成為本條意義上的司法和解,必須具備的三種條件。但未規定對司法和解的承認問題,主要是因為司法和解這一制度在不同的國家規定差異很大,不籠統地規定對其效力的承認,可以避免實踐中出現制度的沖突。因此,對于司法和解協議,是一律排除承認、部分承認執行。對于司法和解協議規定在法律意義上具有窮盡性、是非條約明確規定應拒絕的、需要當事人與法院共同證明的強制性拒絕事由。

  《公約》為了增強法律規定的確定性并降低當事人的相關費用,具體規定了當事人請求尋求判決承認和執行時,所需提交的法律文件。這在法律意義上具有窮盡性、是非條約明確規定應拒絕的、需要當事人舉證證明的強制性拒絕事由。[5]

  對于聲明保留的內容,主要涉及到對國家、政府機構及代表人的豁免,及在特殊情況下對公約的排除適用。此主要是出于各國國家利益的需要及國家豁免而規定,因此,只要締約國聲明保留了涉及這部分的判決,當然可以拒絕承認與執行。這在法律意義和事實意義上都具有非窮盡性、是非條約明確規定應拒絕的、需要當事人與法院共同證明的任擇性拒絕事由。

  從上述對條文的分析歸類中,得知《公約》中很大一部分的條文規定在法律意義上都具有窮盡性、是非條約明確規定應拒絕的、需要當事人與法院共同證明的強制性拒絕事由。

  三、關于拒絕承認與執行事由的思考

  《公約》除了第七條明確規定了承認和執行的拒絕事由,還在其他條款中說明了在何種情況下外國判決不屬于《公約》適用范圍內、不滿足適用條件和存在特殊情況時,是應當被拒絕承認與執行的。雖然這種情況不可避免會產生,但是為了防止《公約》被不當適用,可以在《公約》中說明這些條款也是涉及外國判決的拒絕承認與執行事由的。

  《公約》第十三條第一、二款規定了當事人在尋求承認或申請時應提供的文件,這是《公約》中唯一明確提及應由當事人舉證證明的拒絕事由,其他《公約》所規定的拒絕事由并未說明應由誰說明。這實際上不利于被申請承認與執行方當事人,因為可能存在拒絕事由,但當事人未能舉證說明,而外國法院能查明但由于各種因素而不說明,從而損害了被申請承認與執行方當事人的權利,這是違背《公約》目的的做法。因此,《公約》應當說明具體的說明責任歸屬。

  《公約》第四條第一款規定,締約國法院作出的判決(原審國),應當根據本章規定在另一締約國(被請求國)得到承認和執行,承認或者執行僅可根據本公約規定的理由予以拒絕。因此可以認為《公約》對于拒絕承認與執行情況的規定是窮盡性質的。雖然《公約》以各種方式盡力去窮盡拒絕承認與執行的理由,然而在實踐中,還是會存在非窮盡性的可能,比如關于公共秩序的規定,公共秩序的概念太過模糊,雖然這是《公約》給予各締約國的“安全閥”,但是解釋的彈性較大,容易造成公共秩序保留原則的濫用,同樣不利于外國法院判決的流通。因此,《公約》應當說明相關的概念,防止因相關概念太過模糊而致《公約》成為一紙空文。

  綜上所述,《公約》應當修改或明晰在條約中過于模糊的概念,明確相關問題的說明責任,清楚說明拒絕承認與執行的事由。這樣才能平衡原審國、被請求國與當事人各方利益,提升外國判決的流動性,促進國際貿易發展。

  參考文獻

  [1]洪莉萍,宗緒志.國際私法理論與實踐探究[M].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14.
  [2][3]李雙元.市場經濟與當代國際私法趨同化問題研究[M].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2016.
  [4]沈涓.再論海牙《民商事管轄權和外國判決的承認與執行公約》草案及中國的考量[J].國際法研究,2016(6).
  [5]徐國建.建立法院判決全球流通的國際法律制度———《海牙外國判決承認與執行公約草案》立法資料、觀點和述評[J].武大國際法評論,2017(5).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