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近代日本如何實現對內蒙古東部的殖民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10-23

  摘    要: 內蒙古東部指的是清朝滅亡之后, 外蒙古獨立時留在中國境內的內蒙古東部地域。隨著日清戰爭、日俄戰爭的勝利, 日本把臺灣、滿洲都納入自己的勢力范圍, 之后又把侵略野心逐漸轉移到了內蒙古東部, 在三次日俄協約及六國借款團交涉中終于將其納入到自己的勢力范圍, 并使其明文化, 最終達到了目的。在對華二十一條中更是把在內蒙古東部的各種特權詳細化, 使中國政府對這一地區的控制力越來越弱, 逐步成為日本的殖民地。

  關鍵詞: 日俄協約; 勢力范圍; 內蒙古東部; 六國借款;

  Abstract: The eastern Inner Mongolia refers to the eastern areas of Inner Mongolia which remained in China after the fall of the Qing Dynasty and when Outer Mongolia became independent. With the victory of the Japanese-Qing War and the Japanese-Russian War, Japan brought Taiwan, Korea and Manchuria into its own sphere of influence, and then transferred its aggressive ambition to the eastern Inner Mongolia. Then Japan gradually erode the eastern part of Inner Mongolia before and after the Japanese-Russian War and World War I.

  Keyword: Russo-Japanese agreement; sphere of influence; Eastern Inner Mongolia; borrowing from six countries;

  一、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日俄間的交涉

  一戰前, 日本作為列強的一員也參與到了列強間所結成的“勢力均衡”的關系中, 并依靠勢力圈外交想在東亞構建國際新秩序。在這些交涉中, 內蒙古東部作為滿蒙的一部分漸漸進入了日本的視野。

  偽滿期間日本默認了俄國在滿洲的權益, 同時想全面確保其在韓國的權益, 即所謂的“滿韓交換論”, 并圍繞其與俄展開了交涉。在1905年簽署的《樸茨茅斯條約》中, 日本取得了遼東半島的租借權和東清鐵路南滿洲支線的控制權, 得到了比“滿韓交換論”更多的利益。為了確保這些利益的實現, 日本一直提防來自俄國的威脅, 開始與俄勢力范圍劃定的交涉。根據柳生正文的研究[1], 早在《樸茨茅斯條約》之前日俄間就有過密談, 決定給喀喇沁王借款, 在日俄協約中奉天總領事萩原守一也商討過要給洮南府知府借款, 所以從日本的滿蒙政策來看, 日本幾乎是同一時期扶植自己在南滿洲和內蒙古東部的勢力, 為獲得在內蒙古東部的利益做準備。日俄戰爭后, 兩國又圍繞與內蒙古東部及滿蒙勢力范圍的相關問題進行了三次交涉。

  (一) 第一次日俄協約——內蒙古的真空化

  1907年7月在西園寺內閣與俄簽署的第一次日俄協約附屬密約中, 把日俄的勢力范圍分為南北滿洲, 分界線設定在東經122°, 在勢力范圍內相互承認對方的權益。

  在這個協約的交涉過程中, 俄國主張“蒙古及滿洲以外的地域都是其勢力范圍”。日本政府為應對此事很傷腦筋, 日本政府首先明確了俄國所提出的地域屬于日俄兩國利益交集范圍之外, 在此沒有討論的必要。與此同時, 韓國總督伊藤博文認為為了解決韓國問題1, 有必要重視一下俄國的要求, 為此日本政府也開始討論要向俄國讓步2。但是作為韓國問題的補償, 俄國要求把包括內蒙古在內的蒙古全境劃為自己的勢力范圍, 這項要求又使得日本的態度變得強硬起來。日本提出了幾條理由拒絕承認內蒙古是俄國的勢力范圍。首先, 林薰外務大臣提出:“內蒙古與外蒙古不同與俄國并不接壤, 如承認其為俄國勢力范圍會危害支那本土安全, 破壞東亞全局勢力均衡, 并與《日英協約》3第五條的精神相違背”。其次, 駐俄公使本野一郎提出:“與中國的其他地方一樣, 內蒙古是日俄兩國互信的基礎, 日本不能斷言在此誰能得到排他性權益”。
 

近代日本如何實現對內蒙古東部的殖民
 

  在這里可以看出由于地理上的重要性, 日本想暫且使內蒙古真空化, 即使本國沒有能力控制, 也不想讓他國染指。

  (二) 第二次日俄協約——對內蒙古東部的野心

  1910年7月桂太郎內閣與俄國第二次締結了日俄協約, 針對南北滿洲鐵路的相關事務, 日俄間決定采取友好協力的原則, 再一次確認了兩國在分界線內各自的特殊權益, 并約定有侵犯兩國利益的事發生時, 兩國要共同采取行動。

  桂太郎內閣與前西園寺內閣不同, 一開始就努力讓清政府承認日本在滿洲的權益, 先后與清政府簽署了《安奉鐵路備忘錄》《關于滿洲五案條約》等, 進一步強化了鐵路權益。但同時引起了俄國的戒備, 也與當時美國的“美元外交”“鐵路中立化構想”相對立。根據北岡伸一的研究[2], 發現日本從這一時期開始對內蒙古東部的興趣發生了變化。1907年清政府想利用英美的借款修建錦齊鐵路 (錦州至齊齊哈爾) , 日本作為列強中的一員剛開始也只是表示想參與其中, 共同修建。但由于此鐵路計劃一直延伸到清俄國界——璦琿, 遭到了俄國的反對, 之后由俄國提議修建張恰鐵路 (張家口至恰克圖) 4, 日本認為此提案更能體現自己的利益, 所以十分支持俄的提議。至此日本以俄國提議修建張恰鐵路為契機, 更加把自己軍事、經濟等方面的野心向西擴張了。

  (三) 第三次日俄協約——內蒙古東部權益的確定

  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政府的統治, 外蒙古宣布獨立, 俄國外交部以解決獨立問題為由在外蒙古與中國之間斡旋, 以達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日本得到情報后認為俄國有可能要把全蒙古設為自己的勢力范圍, 而內蒙古與日本的勢力范圍——南滿洲有密切聯系, 所以有必要明確劃分前兩次協約中沒有確定的內蒙古勢力范圍的歸屬。

  1912年7月第二次西園寺內閣與俄國簽署了第三次日俄協約, 把第一次日俄協約中劃定的南北界線又延長了一些, 規定西部是俄國的勢力范圍, 東部是日本的勢力范圍。最初日本想以張恰鐵路為界, 把內蒙古分為東西兩部, 讓俄國承認其在內蒙古東部有特殊權益。但俄國認為東部是內蒙古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不承認日本的權益在其周邊及直隸省北部擴大。日本為解決分界線問題, 也做了些讓步, 提出以內蒙古的東部四盟與西部二盟為界5。其后, 俄承認“內蒙古與中南滿鐵路有較大關系的部分全是日本的勢力范圍”, 至此兩國就瓜分內蒙古達成一致。

  二、六國借款團交涉

  日俄加入英美德法四國組成六國借款團, 實現對內蒙古東部的侵占野心, 堅決主張自己在此地區擁有特殊權益, 在多次會議中申明主張相關借款事項不能損害日本在南滿洲及相鄰內蒙古東部的權益并得到最終支持。

  (一) 與內蒙古東部的交涉經過

  在第三次日俄協約的同一時期還進行了六國借款團交涉。1910年英美德法四國的銀行組成了四國借款團, 為了清政府的幣制改革及促進滿洲三省各項事業的發展, 準備給清政府借款。此借款規約第十六條規定四國在滿洲有優先獨占權。對此日本駐俄大使本野認為這項借款危及了日俄的利益, 之后日俄與四國展開了交涉。后因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政府, 此借款被叫停, 但袁世凱組建臨時政府后再度要求借款, 日俄分別在提出附加條件的前提下, 1912年3月18日也決定加入借款團。其中日本提出的條件是“與本借款相關聯的各事項不能與其在南滿洲的特殊權益相抵觸”。俄國提出的條件是“本借款不能侵犯其在北滿洲、蒙古及中國西部的原有權益”。對此日本認為俄國所提出的蒙古及中國西部涉及了內蒙古東部, 而日本在此地區擁有特殊權益, 4月17日西園寺首相在六國團體會議上提出保留此權利意見[3]。

  與此同時, 德國對此問題詢問了美國的意見, 兩國一致認為只承認清末以前日本同中國政府間簽署的條約的相關內容及權利;英國認為日俄協約中規定了日本在蒙古有一部分勢力范圍, 有必要依據日俄協約的規定予以承認;法國基本也承認日俄協約的內容;這一時期俄國在多種場合表示承認日本在內蒙古有特殊權益6。

  (二) 交涉結果——日本目的達成

  1912年5月15日—16日在倫敦召開六國團體會議。橫濱正金銀行的武內均平出席會議時提出“在借款團體規約中要明確規定對于滿洲蒙古地區的借款用途及收益使用方法”。對此各國提出以下理由表示反對:第一、借款用途由團體協議決定, 不需要寫到規約中;第二、不能保證借款會用到滿洲蒙古;第三、要得到中國政府的承認。

  6月8日—9日在巴黎召開第二次會議, 英國代表提出在借款團規約中設置日俄關于在滿蒙權益的條款, 但被否決。之后又提出新的修正案, 其中規定“借款的主要目的是為中國提供發展支持, 沒有借款團全體的同意, 不屬于以借款為主要目的的事項不被承認”。但四國代表表示無權承認此修正案。

  6月18日—20日第三次團體會議在巴黎召開, 會議承認本借款相關事項不會損害日本在南滿洲及相鄰內蒙古東部的權益7。數日后的7月8日第三次日俄協約締結, 對日俄的要求各國沒有明確反對。至此, 內蒙古東部成了像日俄協約和六國借款團交涉這樣典型的勢力圈外交體系中第一次被承認的日本勢力范圍地域。

  三、一戰期間的對華二十一條

  第二次大隈內閣的對華二十一條中也提到了內蒙古東部問題。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英組成同盟對德宣戰, 后占領山東, 獲得膠州灣租借地, 同時把膠濟鐵路置于自己的管轄之下, 進一步擴大了在中國的勢力范圍。日本在戰前就在列強間通過勢力圈外交, 企圖獨占滿蒙權益。一戰開始后各列強無暇顧及遠東諸事, 日本逐漸獲得了與袁世凱政府直接對話的機會, 于是就有了對華二十一條的出現, 其中就涉及了“南滿”與“東蒙”。

  (一) 內蒙古東部與南滿洲的差別化

  對華二十一條中的《南滿東蒙條約》其目的就是要進一步明確日本在南滿洲及內蒙古東部的特殊權益。最初日本提出內蒙古東部與南滿洲地位相同 (甲方案) , 其在兩地域的特權沒有差別, 在兩地域擁有各種工商業相關地上物的建設、耕作土地的所有權及租賃權 (第二條) ;有自由居住、往來及從事各種工作的權利 (第三條) ;有在兩地域諸礦山的開采權 (第四條) [根據山本有造《滿洲國的研究》日本在滿洲國對礦山有絕對開發權];有鐵路鋪設權, 其資金向他國借入或用稅收擔保向他國借出時, 必須要得到日本政府的同意 (第五條) ;兩地需要政治、軍事、財政顧問及教官時須與日本協商 (第六條) [4]。但是在1915年1月開始的條約交涉中中國政府只提到東三省的相關事宜, 沒有提到內蒙古東部的任何事項8。日本并沒有因此打算放棄在內蒙古東部得到與南滿洲相同的特權, 在4月15、17日的第20、24回談判中針對內蒙古東部問題, 中國外交總長陸微祥主張:“由于內蒙古東部地區文化低下, 民智未開, 交通不便等原因, 不能對外國人進行有效保護, 所以不能給予日本內蒙古東部同南滿洲相同的權益。而且, 該地域是中國首都北京的屏障, 如果給予日本某些特權的話, 其他國家也會有同樣的要求, 所以除了在時機成熟時增設通商口岸外, 其它日方要求難以同意。”9針對中國的主張, 日本開始對之前的提案進行了修改, 使其在兩地域主張的特權有了明顯的差異。

  (二) 南滿東蒙的劃界

  中日在內蒙古東部權益問題上進行博弈的同時, 對南滿東蒙的界線卻沒有明確劃定。雙方的新修正案在中日第25回談判中提出, 談判后日本駐華公使針對內蒙古東部的具體范圍向加藤外務大臣進行了致電詢問。日本主張內蒙古東部是指哲理木、卓索圖、昭烏達、錫林郭勒東部四盟及察哈爾的一部分, 中國的修正案中沒有把錫林郭勒盟及察哈爾劃到日本主張的范圍內。對此中國主張內蒙古東部就是南滿洲及熱河道所轄的內蒙古東部地域, 其中南滿洲所轄的內蒙古東部是指清末的東三省總督所管轄的哲里木盟, 熱河道所轄的內蒙古東部是指1914年設置的熱河都統所管轄的卓索圖、昭烏達二盟。最初日本怕中方反對其主張, 同時也做好了讓步的預案, 但是由于中方懼怕日本使用武力, 而最終在沒有確定內蒙古東部界線的情況下締結了《南滿東蒙條約》, 為之后的主權喪失埋下了伏筆10。

  其實在《南滿東蒙條約》締結前, 在第36回帝國會議上議員們對內蒙古東部的具體范圍向加藤外務大臣進行了質問, 加藤沒有給出明確回答, 可以看出當時的日本政府對內蒙古東部的界線也沒有明確的概念[10]。但是, 條約締結后, 特別是根據條約, 日本在南滿洲和內蒙古東部的特權有了明顯的差異后, 日本國內要求明確內蒙古東部界線的呼聲越來越高。在第36回帝國會議上犬養毅關于內蒙古東部是以行政區劃劃分還是以地理名稱劃分進行了發言, 并表示以行政區劃劃分對日本有利, 關東都督府陸軍部給陸軍省提交的意見書中也提到, 建議把橫跨南滿洲與內蒙古東部二地的哲里木盟劃入南滿洲, 以達到同南滿洲享有無差別特權的目的11。

  面對日本提出的內蒙古東部與南滿洲地位相同的主張, 外交部以機智應變最終使得“南滿”與“東蒙”出現差別化對待, 日本不改其野心, 在雙方對界線問題出現爭議時, 并在沒有解決的情況下與中國簽署《南滿東蒙條約》, 使利益的天平傾向自己。

  小 結

  通過第一、二次日俄協約, 日本漸漸地把侵略野心轉移到了內蒙古東部, 在第三次日俄協約及六國借款團交涉中終于將其納入自己的勢力范圍, 并使其明文化, 最終達到了目的。在對華二十一條中更是把在內蒙古東部的各種特權詳細化, 使中國政府對這一地區的控制力越來越弱, 逐步成為了日本的殖民地。此舉為其進行軍事、經濟等全面侵略做了鋪墊, 其過程一方面反映了晚清政府及袁世凱政府的無能, 同時更說明了日本對我國內蒙古東部的侵略處心積慮、蓄謀已久!

  參考文獻

  [1] 關于蒙古借款問題[C]//駒澤大學史學論集.東京:1982.
  [2] 日本陸軍與大陸政策[M].東京:東京大學出版社, 1978:30.
  [3] 鈴木仁麗.滿洲國與內蒙古[M].東京:明石書店, 2012:60.
  [4] 山本有造.滿洲國的研究[M].東京:綠蔭書房, 1995.

  注釋

  1 外務省館藏, 1907年4月13日伊藤韓國總監、林外務大臣電報第15號, 第40-105、124頁。
  2 第二次日英同盟 (1905年8月) 中規定要保證清朝的獨立與領土完整。
  3 1910年2月26日, 在本邦俄國大使, 小村外務大臣源自外務省《日本外交文書》第43卷第一冊, 東京1962年, 第472頁。
  4 外務省1912年3月19日內田外務大臣, 在俄國本野大使電報第69號[機密], 45-1, 78。
  5 1912年5月16日武內發、倫敦支店電報第25號, 外務省記錄:1.7.1:支那改革借款一件第八卷分割一。
  6 1912年6月18日安達臨時代理大使、內田外務大臣電報第80號, 外務省記錄:1.7.1:支那改革借款一件第八卷分割四。
  7 1915年6月8日大正四年日支交涉公文書, 外務省記錄:2.1.1:大正四年對支交涉一件[極密], 大正四年日支交涉公文書。
  8 1915年4月16日日置公使、加藤外務大臣電報第196號[極密]。
  9 中日交涉之后, 中國國內針對滿、蒙的界限也展開了討論。在1915年6月4日外交部發吉林奉天巡按使函、附件二“南滿東蒙界限說略”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中日關系史料二十一條交涉》上,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85年, 369頁) 中提到內蒙古東部只包括哲里木盟。
  10 1915年8月1日, 關東都督府陸軍參謀長西川虎次郎、陸軍次官大島建一宛密受第491號。
  11 1904、1905年的第一次、第二次日韓協約中確定“使俄羅斯承認日韓關系并不干涉今后的發展, 達到最終合并韓國的目的” (外務省館藏, 1907年3月3日元老會議決定[極密]《日本政府對俄政府提出的日俄協約的決定》第四條, 第40-109頁) , (1907年2月21日, 駐俄國本野公使, 林外務大臣電報第41號) 。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10分专家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统 股票权重怎么看 安徽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河内五分彩平台app 安微11选五走势图 腾讯三分彩计划软件 海南体彩4 1开奖号码 股票上涨下跌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