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體育與第一次世界大戰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12-27

  摘    要: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體育活動不僅成為士兵塹壕生活的調劑品,而且成為軍事訓練的重要手段,在穩定軍心、提高士兵生存和作戰能力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多項體育賽事從軍營走向民間,并在民間迅速發揚光大。一些重大體育賽事因第一次世界大戰被迫中斷,運動員成了戰爭的犧牲品。

  關鍵詞: 環法自行車賽; 第一次世界大戰; 軍事訓練; 犧牲品;

  Abstract: In the First World War, sports activities became not only a condiment to the life of soldiers in trenches, but also an important means of military training. They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stabilizing the military mind and improving the soldiers' survival and combat capability. A number of sports events have moved from barracks to civilians and developed rapidly among the civilians. Some major sporting events were interrupted by the First World War, and athletes became victims of the war.

  Keyword: Tour de France; the First World War; military training; victim;

  1914年爆發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首次發生的全球性戰爭,它改變了世界格局,影響了體育事業的發展。在這次世界大戰中,體育活動就像一股清風吹拂在肅殺的戰場上,給前線的士兵帶來了生存的希望,讓部隊煥發了新的生機和活力,為提高士兵的生存能力和作戰能力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多項體育賽事從軍營推向了民間,促進了體育運動在歐洲的發展。與此同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給人類帶來了空前的災難和痛苦,給國際奧林匹克運動造成了的巨大損失,多項重大體育賽事被迫中斷或取消,許多優秀運動員成了戰爭的犧牲品。

  1 、體育與戰火同行

  1.1 、薩拉熱窩的槍聲與環法自行車賽

  1914年的環法自行車賽是由法國體育報紙《機動車報》社發起和組織的,參加這次環法自行車賽的熱門選手有1913年的環法自行車賽冠軍菲利普·塞斯及其勁敵亨利·佩里希爾,還有往屆冠軍奧克塔夫·拉皮澤和費朗索瓦·法貝兒。6月28日,從法國巴黎到勒阿費爾第一賽段的比賽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參賽選手展開了激烈的角逐。就在此時,遠處的薩拉熱窩響起了槍聲,奧匈帝國皇位繼承人費朗茨·費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和他的妻子遇刺身亡。刺殺事件發生一個月后,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宣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

  比賽結束后,環法自行車賽的創始人亨利·德斯格朗吉激昂地號召自行車選手們走向戰場,為國家而戰。于是,選手們紛紛參軍入伍,穿上了軍裝。在奔赴戰場時,這些勇敢的士兵希望早日贏得戰爭的勝利,在年底能順利返回家鄉與親人團聚。三個月的惡戰后,戰爭進入了雙方對峙階段,無論是無畏的英雄還是普通的士兵,無數個年青的生命都終結在戰場上。例如,費朗索瓦·法貝兒曾于1909年獲得過環法自行車賽冠軍。在1914年的環法自行車賽上費朗索瓦·法貝爾獲得了兩個賽段的冠軍,但在1915年5月9日,他倒在了敵人的炮火下,年僅28歲。
 

體育與第一次世界大戰
 

  1.2、 體育活動成了塹壕生活的調劑品

  從1915年開始,塹壕戰成為西線戰場上的主要作戰方式。在大多數時間里,士兵只能蜷縮在滿是泥濘的塹壕里,身邊鼠患成災,臭氣熏天,傷員的呻吟聲更是不絕于耳。惡劣的塹壕生活令前線士兵士氣低落,極度厭戰。為了改變部隊的面貌,在凡爾登戰役中,法國軍隊開始推行“士兵輪換制”,即士兵只要在前線駐守一周,就可以撤到后方休整,這樣可以保證前線士兵始終都能保持旺盛的斗志和充沛體力[1]。

  在曠日持久的拉鋸戰中,身處前線的士兵不僅要面對死亡,還要忍受無盡的寂寞和孤獨。在休戰間隙,挖掘塹壕、掩埋戰友尸體和清除鼠患成為士兵消磨時間的主要方式。在戰場后方,為了緩解戰爭遲遲無法結束帶來的失落感,許多士兵常常聚在一起玩足球、打橄欖球或進行障礙跑。為了讓士兵在塹壕里能堅持到最后,軍方也積極鼓勵士兵在訓練之余開展體育活動。有的部隊組織足球比賽,有的部隊組織拳擊比賽,等等。豐富的體育活動讓士兵暫時忘記了戰爭的殘酷,改變了士兵的精神面貌。不過,此時的體育活動只是塹壕生活的調劑品,暫時的休整過后,士兵不得不再次穿上軍裝回到前線。

  “戰爭不是你我所能掌控的,你我終將刀槍相見,但,別在今夜!”。這句話出自英國電影《今夜無戰事》[2]。影片介紹了圣誕節來臨之際,英德兩國士兵摒棄所有仇恨,紛紛放下武器,走出塹壕,在一塊“無主之地”開展了一場沒有裁判和比分的足球比賽。在這場比賽中,足球扮演了和平使者的身份,它超出了比賽本身的競技,釋放了人性的光芒,成為人們祈愿和平的象征。

  1.3、 體育活動是軍事訓練不可或缺的一環

  與歐洲經歷的其他戰爭不同,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規模、血腥程度和影響都遠遠超乎了當時人們的想像。據史料記載,英國軍隊在奔赴索姆河戰場時,每個士兵不僅攜帶了武器彈藥,而且攜帶了體育用品。在索姆河戰役中,秉承著體育精神的英國士兵損失慘重,傷亡達45萬余人,其中陣亡達19萬余人。在第一天的戰斗中,傷亡官兵就達6萬多,這是英軍陸軍史最為血腥的一天。當炮聲漸漸歸于沉寂時,戰場上尸橫遍野,滿目瘡痍。

  在戰爭中,最堅固的永遠不是由鋼筋水泥筑成的防御工事,而是士兵昂揚的斗志和意志[3]。面對大幅戰爭減員,英國政府開始征召年輕的預備役軍人,同時加強了新兵身體素質和軍事技能的訓練,以提高新兵的生存能力和作戰能力。在訓練中,新兵不僅要學習挖掘塹壕、射擊、刺殺和格斗等軍事技能,還要開展跑步、負重、投擲、攀爬和跨越障礙等生存技能訓練。這些實用的生存技能逐步發展成為正式的比賽項目。由于戰爭的需要,投手榴彈成為當時軍事體育競賽的一個項目。參賽士兵要想在比賽中獲勝,投擲距離必須超過50 m,投擲速度必須超過每分鐘40枚。在索姆河戰役中,英軍士兵手中的手榴彈曾給敵人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

  2 、體育在戰火中獲得新生

  2.1、 法國杯足球賽的誕生

  為了紀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犧牲的查爾斯·西芒,法國足球協會創建和組織了法國杯(又稱查爾斯·西芒杯)足球賽。查爾斯·西芒生前是個足球迷,他積極推動法國足球運動的開展。1918年5月5日,第一屆法國杯足球賽在巴黎舉行,共有48支球隊參加,在幾千名觀眾的助威聲中,身穿白色球衣的龐坦奧林匹克隊以3︰0戰勝了里昂足球俱樂部隊。這項賽事一直延續到至今,去年它剛剛度過了自己的百年華誕。

  2.2、 環法自行車賽重獲新生

  環法自行車賽始于1903年,在每年夏季在法國舉行,每次賽期為23天,共21個賽段,整個賽程超過3 500 km。完整的賽程每年都各不相同,但都環繞法國一周。1919年,中斷四年的環法自行車賽重新舉行,但比賽線路做了一些調整,調整后的比賽線路經過德國戰敗后歸還給法國的地區。參加本屆環法自行車賽的選手并不多,但比賽依然吸引了很多戰前的知名選手。本次比賽,冠軍由比利時選手費爾明·蘭伯特獲得,第一次出現黃色領騎衫。此后,自行車運動迎來了快速發展的黃金時代。

  2.3、 體育賽事從軍營走向民間

  1917年至1918年間,女子田徑賽、女子足球賽和女子越野賽等各種女子體育賽事蓬勃發展。1917年,在巴黎舉行了一場女子足球賽,有兩支來自女子運動俱樂部的球隊參加了比賽。這些年輕的女性以自己獨特的方式成為了那個時代的先驅,引領了當時的運動熱潮。一戰結束后,人們在昔日的戰場上修建了許多體育場,民眾的注意力也逐漸從戰斗英雄轉移到體育冠軍身上,體育活動已不再是少數人的專利,包括婦女和兒童等社會各界人士都可以參加。廣受士兵喜愛的足球運動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最重要的遺產之一。

  2.4、 軍事體育大放異彩

  1919年6月22日至7月6日,協約國運動會在法國巴黎近郊舉行。共有來自18個國家的1 400多名選手參賽,比賽吸引了數萬名觀眾到現場觀看。這是一次軍人版的奧運會,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后一次較早的國際性體育賽事。協約國成員都派選手參加了這次比賽。美國承擔了此次大賽體育場的修建費用,體育場以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遠征軍司令約翰·約瑟夫·潘興將軍的名字命名,潘興將軍親自為獲勝者頒獎。這次大賽,美國在參賽各國中綜合排名第一,法國和意大利緊隨其后。

  3、 第一次世界大戰對體育產生的影響

  3.1、 增強了民族體質促進了體育的發展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體育運動從塹壕生活的調節品變成了軍事訓練手段,變成了軍事體育項目,它對增強士兵的身體素質、撫慰士兵的厭戰情緒和激發士兵的戰斗意志等方面都發揮了重要作用。無論是德國實行的全民皆兵制,還是英國和法國推行的士兵輪換制,目的都是為了提高軍隊的戰斗力,但在客觀上起到了提高體育號召力和增強民族體質的效果。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一些被戰爭淘汰的軍事體育項目在民間普及和發展起來,大大豐富了體育活動的內容與形式,有力地推動了歐洲體育事業的蓬勃發展。

  3.2 、賽事被迫中斷運動員成為犧牲品

  原定于1916年在德國首都柏林舉行的第6屆奧林匹克運動會因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而被迫中斷,國際奧委會總部被迫遷到瑞士小城洛桑。

  環法自行車賽是歐洲非常熱門的體育賽事,法國民眾曾高度關注和積極參與,但1915年至1918年間的4屆賽事因戰爭而逼迫停辦,直至1919年才得以恢復。

  在塹壕、鐵絲網、機槍和巨炮構筑的現代化陣地面前,成千上萬風華正茂的年輕生命灰飛煙滅。據文獻記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死難者中,許多戰士曾是杰出的運動員,其中包括32名奧運會選手(16人曾獲奧運會獎牌)和30多名蘇格蘭橄欖球運動員。讓·布安參軍前是法國田徑運動明星,曾在1912年瑞典斯德哥爾摩奧運會上獲得男子5 000 m長跑銀牌,1914年9月25日,他在一次戰斗中陣亡,年僅26歲,成為較早犧牲的1名運動員。羅蘭·加洛斯是法國著名的飛行員和民族英雄,他也是一名優秀的運動員,曾獲得過大學自行車賽冠軍,還擅長打橄欖球。1918年10月,他駕駛的戰斗機被擊中,犧牲時年僅30歲。為了紀念他,法國網球公開賽被冠以羅蘭·加洛斯賽。

  4、 結束語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有史以來流血極多、代價極高的一場惡戰,這場非正義的戰爭給人類帶來了空前的災難,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經濟和精神損失。戰爭還導致疾病流行和饑荒蔓延,致使歐洲走向衰退,“使全人類臨近深淵,使全部文化瀕于毀滅,使千千萬萬的人粗野和死亡”[4]。

  在這場慘烈的大戰中,體育與戰火相伴相隨,它給人們帶來了活力和希望。曾廣受士兵歡迎的足球、橄欖球和障礙跑等運動已發展成為大眾喜愛的體育運動項目。人類需要體育、需要健康,向往世界和平,拒絕戰爭和享受生命的意義是一切珍愛和平的人們的共同呼聲。

  參考文獻

  [1] 石煒.天變1914:第一次世界大戰拜年祭[M].成都:西南財經大學出版社,2014:180-184.
  [2] 騰訊網.因為足球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圣誕節沒有槍聲[EB/OL].(2015-12-26)[2018-11-02].http://sports.qq.com/a/20151226/017730.htm.
  [3]李維.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看歐洲聯合歷史進程[N].中國社會科學報,2013-11-13:B04.
  [4]羅斯圖諾夫H H.第一次世界大戰史(1914-1918年):下冊[M].鐘石,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82:1071.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