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民法總則》中的擔保物權規定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1-02

民法總則論文經典范文10篇之第六篇:《民法總則》中的擔保物權規定

  摘要:擔保物權的性質屬于物權雖是學界的主流觀點,但其合理性值得懷疑。從物權定義的角度來看,擔保物權的客體與物權的客體并非完全重合,其客體大于物權客體,且擔保物權也不滿足物權直接支配性和排他性的要求,故擔保物權并非物權;鶢柨撕透邖u平臧分別提出"物上債務說"和"準物權"理論,認為擔保物權應屬介于物權與債權之間的中間權利,但這兩種觀點存有明顯的弊端。從債權定義的角度來看,擔保物權符合法定的債權概念。從財產法的規范目的來看,擔保物權具有保護財貨移轉秩序之目的,故擔保物權應屬于債權。且若將擔保物權的性質明確為債權,將具有突出的現實意義。

  關鍵詞:《民法總則》; 擔保物權; 性質; 物權; 債權;

  Abstract:

  The nature of security right belongs to property right, which is the mainstream view in the academic circle, but the rationality of the mainstream view is questionable.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definition of real right, the object of security real right and the object of real right are not completely coincidental, its object is larger than the object of real right, and the security real right does not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direct domination and exclusivity of real right, so the security real right is not real right.Kierke and Takashima pingzang respectively put forward the theory of "property debt" and the theory of "quasi real right", believing that the security real right should be the intermediate right between real right and creditor's right, but these two views are obviously unreasonable.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the definition of creditor's rights, the real right of security conforms to the concept of legal creditor's rights.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normative purpose of property law, security right has the purpose of protecting the transfer order of property and goods, so security right should belong to creditor's rights.And if the nature of the real right of security is defined as creditor's right, it will have outstanding practical significance.

  Keyword:

  General Rule of Civil Law; nature; security interest; real rights; creditor's rights;

民法總則

  我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四條是法定的物權概念,該條后半段明確擔保物權屬于物權1.擔保物權的性質究竟為何,盡管絕大多數人認為屬于物權,然而以日本的加賀山茂為代表的持有異說,我國部分學者支持這種觀點[1]132-133.《德國民法典》第273條、274條、556條、772條、1 000條及《法國民法典》第867條、1 612、1 613條、1 673條、1 749條中也有部分擔保物權屬于債權的規定[2,3].擔保物權的性質作為擔保物權體系的重要基礎理論,其性質關系到擔保物權在民法典分則中的位置,也關系到其范圍能否繞開物權法定原則的限制而予以擴大。因此,在《民法總則》的背景下研究擔保物權的性質,不僅有助于理論上的探討促進,對司法實踐也具有重要意義。

  一、擔保物權并非"物"權

  我國《物權法》第二條第三款規定:"本法所稱物權,是指權利人依法對特定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權利,包括所有權、用益物權和擔保物權。"根據其文義,物權具有三個典型特征:客體是特定物;具有直接支配性;具有排他性。凡是同時滿足以上三項特征的權利,應為物權,否則,不為物權。

 。ㄒ唬⿹N餀嗫腕w不限于特定物

  我國《物權法》第二條第二款是對物的定義的規定2.如果嚴格地按照該款前半段"本法所稱物,包括動產和不動產"的表述,那么這里的"物"僅特指動產和不動產,并不包括法律規定的權利。畢竟"物"與"物權的客體"似乎不能直接等同。故所謂"特定物"便僅指特定的動產和不動產,而不包括法律規定的權利。再者,通常認為物應為有體物,即物為有形之客體,是有形、可觸覺并可支配的[4,5,6]22,7-8,3-7.債權、專利權、商標權等權利因不滿足有形、可觸覺等形式要求被排除在物的概念范圍之外。所以"法律規定的權利"儼然不滿足"特定物"的特征,本身就不能夠成為"物權".既非物權,則無所謂物權客體一說。換言之,此時的物權僅指在特定動產及不動產等有體物上設立的權利,是狹義的物權,該款后半段的"法律規定權利作為客體的,依照其規定"并無適用的空間[7].

  擔保物權并非只能在有體物上設立,其可以在法律規定的權利上設立。例如,擔保物權可以在知識產權的財產性權利、法人財產、證券等無形財產上設立[8]114-124."權利質權""權利抵押權"的運用也均說明了擔保物權客體不限于有體物,它可以是法律規定權利,也可以是所有權利[9].由此可見,在狹義的物權背景下擔保物權的客體范圍明顯大于物權的客體范圍,二者并不能等同。

  如果認為《物權法》第二條第二款的表述存在瑕疵,立法者原意是認為物權的客體包含"法律規定的權利",那么可以想象該款規范的表述:"物權的客體是物。本法所稱物,包括不動產和動產。法律規定權利作為物權客體的,依照其規定。"[10]25此時,物權的客體為物,物權的客體又包含權利,那么權利在特定條件下等同于物。此時,部分特定的權利因為滿足物的定義,所以可以成為物權客體,但此種解釋未必合理。我國現行的民法體系是繼受以德日為代表的大陸法系之產物,以物權和債權的區分作為基礎,物權與債權共同構成現代財產權的兩大基石[6]39-46.如果認為物權的客體可以是特定的權利,那么在這種情況下,債權所有權的概念也要予以承認。換言之,債權作為所有權的客體也被所有權吸收,其結果,物權與債權的區別就會崩潰[11].很顯然,原則上物權的客體應排除權利,否則將會破壞物權與債權區分的純潔性。但是,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如果僅將物權的客體限于有體物,那么此種限制又將阻礙財產的流轉,與社會經濟發展的趨勢相悖。故而,不妨適當妥協,允許物權與債權的區分存有瑕疵,即物權的客體可以包含法律規定的特定權利。

  然而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法律未規定的其他權利同樣可以成為擔保物權的客體。我國《物權法》第二百二十三條規定了質押財產的范圍3.該條列舉了六項可質押的權利,此屬于法定可質押的權利。但近些年來,司法實踐中出現了信托受益權質押、商鋪租賃權質押、收費權質押的實務案例[12,13,14].上述司法實踐中出現質押的權利并非為相應法律明文規定,但是已經運用,并為法院判決所確認?梢,擔保物權的客體與物權的客體并不完全相同。

  物權的客體必須是特定之物。這不同于債權,在債權成立之時,合同約定的交易物品是否實際存在,是否實際占有、或是已在實物上予以具體確定,都不影響債權的存在和效力[15]37.而物權的客體必須具有特定性,這是由物權乃至支配權的本質所決定的,不特定則物權人無以支配,其目的在于使權利狀態明確[16]51.

  然而擔保物權的客體對物是否特定并不作強制性要求。 我國《物權法》第一百八十一條規定了動產浮動抵押4,在設立動產浮動抵押之時,抵押財產并不確定,實現抵押權對抵押期間處分的財產無追及力。換言之,動產浮動抵押的對象是擔保物所有人的概括性的、不特定的物。如果僅僅是動產浮動抵押對物權客體的特定性提出了挑戰,其尚可被看作是物權客體特定性的例外,但是當最高額抵押、最高額質權等擔保物權類型均對物權客體的特定性提出質疑時,擔保物權是否屬于物權便有了可以懷疑的理由。盡管申衛星認為上述三類擔保物權的客體只需在實現擔保物權時能夠確定即可,這樣同樣滿足物權客體特定性的要求[16]49-52,但是,這種觀點容易混淆物權與債權之間的區別,因為在實現部分債權(動產的交付、不動產的登記等)之時,客體也是特定的。

  綜上所述,擔保物權的客體范圍始終大于物權的客體范圍,且擔保物權可以在不特定物上成立,所以,物權僅是擔保物權的客體之一[8]471-482,擔保物權的客體也必然包括非物權的其他權利。

 。ǘ 擔保物權不具有直接支配性

  物權具有直接支配性[16,17,18].所謂"直接"乃指物權人對于標的物即客體之支配,無需他人意思或行為介入即得實現[19].對于何謂"支配",存有不同的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支配指的是對物實際的管領和控制[20].第二種觀點認為,支配指的是主體對于物的一種法律上的控制力。就不同的物權類型,具有不同的表現。對于所有權來說,支配性表現為獨占控制;就用益物權來說,表現為占有、使用和收益;對擔保物權來說,可分為占有型擔保物權和非占有型擔保物權占有型擔保物權是直接支配,非占有型擔保物權是支配其交換價值[5]12-13.無論如何理解"支配性"的含義,擔保物權都不具備支配性的屬性。

  第一種觀點面臨來自兩個方面的詰難,首先,擔保物權可分為"占有型擔保物權"和"非占有型擔保物權",對前者可實際管領、控制,自不待言。但對后者來說,很難說具有支配性,弊端較為明顯。其次,當物權的客體為法律規定的權利時,例如股權、應收賬款權等,實際的管領和控制能力較弱或者說是近似于無,以此來說明支配性是擔保物權的屬性的理由并不充分。

  第二種觀點認為"支配性"是主體對物的一種法律上的控制力,并對擔保物權的類型做出區分,這與第一種觀點相比,具有進步性。但其弊端在于認為擔保物權能夠支配擔保物的交換價值。擔保物權支配擔保物的交換價值本身即為一個偽命題,對此孟勤國已對混淆價值與使用價值、無現實交換價值等問題詳細論述[1]131-133,筆者頗為贊同,并進一步認為,即使假設承認擔保物權支配擔保物交換價值的這個命題為真,擔保物之交換價值也不能實際為擔保物權人所支配。

  由于是否發生實現擔保物權的情形本身并不確定,即能否實現擔保物權本身就屬于附條件的行為,可分階段進行探討:

  第一階段,所附條件尚未成就,即主債權尚未到期或已經償還亦或無其他實現擔保物權的情形。顯然,在上述情形之中,要么實現擔保物權的條件尚未發生,要么擔保物權已經消滅,無實現擔保物權的問題。所以,在第一階段,在任何一種情形下擔保物權人對擔保物均無法支配其交換價值。

  第二階段,所附條件成就,即實現擔保物權條件成熟或擔保物權尚未消滅,此時,擔保物的價值能否被支配? 答案依然是否定的。首先,即使所附條件已經成就,擔保物權人可就擔保物進行協商變價、拍賣、變賣,但這并不影響擔保物所有權人對擔保物進行處分,抵押權雖然具有追及性,但追及性不能涵蓋質權和留置權等其他擔保物權[21]86,一旦擔保物被擔保物所有人處分,擔保物權人便失去了支配的可能性。其次,所謂交換價值指的是一種使用價值與另一種使用價值相交換所形成的比例或量的關系[22],能夠支配交換價值的人只能是具有所有權的擔保物所有人,因為,物的交換價值只有轉讓物的所有權才能實現[10]24-38,而擔保物權人對擔保物并不具有所有權。因而,擔保物的交換價值并不能為擔保物權人支配。當然,為了解決擔保物權人并不具有擔保物所有權的問題,徐潔提出,擔保物權的實質是一種未來的所有權,屬于比物權更高一層次的對物權[21]86-92.當所附條件成就,此權利轉化為一種現實的所有權,其所有權的過渡來自于與擔保合同約定(抵押權和質權)和法律的直接規定(留置權)。這種觀點看似合理,細究則不然。如前文所述,即使在所附條件成就之后,擔保物仍然有可能被擔保物所有人處分,且均為基于所有權的有權處分,只不過在抵押中擔保物受讓人不得對抗抵押權。事實上所有權并未讓渡,此時存在擔保物所有人的所有權和擔保物權人的所有權兩個所有權,這與"一物一權"原則相矛盾。由此可以看出,無論所附條件成就與否,擔保物之交換價值都不能由擔保物權人所實際支配。

  綜上所述,無論如何理解支配性的含義,都不能充分地表明擔保物權具有支配性,且即使在民法當中能夠對物進行支配的權利,也并非均是物權,例如保管人對保管物的支配、承租人對租賃物的支配、借用合同中借用人對借用物的支配等均屬于債權,所以,擔保物權無直接支配性。

 。ㄈ 擔保物權不具有排他性

  物權具有排他性,所謂物權具有排他性,是指在同一物上不允許存在兩個所有權,也不能同時存在兩個內容不相容的定限物權[23].對此并不存有爭議。所謂不相容,即沖突。換言之,如果兩個或兩個以上內容相沖突的定限物權同時設立在同一物上,那么就不符合物權排他性的要求。試問如果在同一擔保物上同時設立抵押權、質權或留置權等多個擔保物權,那么存在內容沖突嗎?至少是存在實現權利順位的沖突,即包含同一類別擔保物權內部實現權利順序的沖突以及不同類別擔保物權中哪一具體擔保物權優先實現的外部沖突。既然存在沖突,那么為什么同一物上又能夠同時設立兩個或兩個以上的擔保物權呢?并非是研究者們沒有發現如此明顯的沖突,而是因為持傳統觀點的人先入為主地認為擔保物權屬于物權,然后通過立法的形式預先制定了相應的沖突化解辦法,使原本并不符合物權排他性的擔保物權符合了其要求。在邏輯上,一定是先有沖突,然后才有沖突的解決辦法。不能通過立法技術的調整從而掩蓋本身既有的矛盾和沖突,既然是探討擔保物權的性質,那么同樣不應該先入為主地對其進行定性,然后再去找符合定性的理由。毋寧說,認為同一物上能夠存在兩個或兩個以上的擔保物權符合物權排他性要求的觀點犯了先入為主和邏輯上的錯誤,并不具有說服力。

  物權的排他性由物權的支配性當然引申而來[24].如上文所述,擔保物權并不必然具有排他性的屬性,自然也就不具有排他性。

  二、擔保物權非介于物權與債權之間的中間權利

  關于擔保物權的性質,溫世揚認為單純的物權和債權均無法正確地做出界定,擔保物權應該屬于介于債權和物權之間的一種財產權[20]560-561,即擔保物權為物權和債權之間的中間性財產權利,F就兩種典型的"中間權利"理論進行探討:

 。ㄒ唬┗鶢柨说"物上債務"理論

  基爾克認為,擔保物權系對被人格化的擔保物之債權,當物上設立擔保物權時,該物便負擔物上債務[25].即基爾克所表述的"物上債務者,全無人的權利義務關系,而是把擔保物人格化,為了從擔保物請求給付,以當時的擔保物所有人為其消極上的主體。物上債務者非對于權利人授予債權,而是對從擔保物產生之該當時所有人所生之物上債權。"[20]378-382簡單來說,基爾克的"物上債務說"一方面將擔保物擬制化為具有主體資格的人;另一方面消極地處理擔保物所有人,僅將該權利視為實現相應債權的手段之一。

  該理論存在明顯的弊端。債權的主體必然為具有相應主體資格的人。將物在觀念上人格化,也始終改變不了擔保物是物的事實,這無異于掩耳盜鈴;且賦予擔保物人格化之后卻不賦予其權利義務關系,該擔保物主體既無法主張權益,亦無法進行抗辯,所以該擔保物實質上仍然處于被支配的地位。因此,"物上債務"說雖然表面上看上去具有債權請求給付的形式,但實質上仍然依據的是物權對物的支配理論。所以,該中間理論實質上可歸屬于擔保物權屬于物權的主張,顯然,上文已經指出,擔保物權非物權,該觀點不能夠成立。

 。ǘ└邖u平臧的"準物權"理論

  高島平臧認為,基于抵押權人與假登記擔保權人不直接占有標的物事實,可將這兩種擔保制度合稱為準物權制度[26].理由在于:一方面擔保物權人對擔保物的價值享有支配權,而且對侵害擔保物權的行為享有排除妨礙請求權,這體現了物權的支配性,另一方面該支配性又必須借助擔保物所有人的協助方可完成,從而體現出擔保物權人權的一面[27].所以,擔保物權是一種中間性的財產權利。

  準物權理論主張的擔保物權具有物權性的觀點同樣缺乏說服力。從其主要理由來看,該觀點認為擔保物權的物權性體現在擔保物權人對擔保物具有支配權,且對侵害擔保物權的行為可請求排除妨礙。在本文的第一部分已經就擔保物權人并不能支配擔保物進行了證明,此外,對于侵害權利的行為享有排除妨礙請求權并不必然地能夠證明其具有物權性,例如對房屋租賃的承租人來說,若有人侵害其對承租房的使用,承租人同樣可以請求行為人排除妨礙,但該項主張是基于其享有的債權。所以,認為享有排除妨礙請求權就是物權性的體現未免過于武斷,并不具有說服力。相反,準物權理論認為擔保物權的實現具有對人權的一面,則是對擔保物權屬于債權進行了證明,下文將對擔保物權的債權性質予以詳細論述。

  三、擔保物權屬于債權

  《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八條屬于法定的債權概念5.根據法定債權的定義可推出其具有以下特征:產生原因多樣性;內容特殊性:內容為特定的給付行為;主體特定性:特定資格的人;性質為請求權,具有請求性。

 。ㄒ唬⿹N餀酀M足債權的定義和特征

  擔保物權是否屬于債權關鍵在于其是否滿足債權的定義及特征。擔保物權完全符合債權的定義和特征,屬于債權類型中的一種,是主債權之外的從債權。

  首先,從產生原因來看,可因合同產生意定擔保物權,因法律的直接規定產生法定的擔保物權。不僅典型的擔保物權如留置權、質權和抵押權符合債權的產生原因,商品房按揭、讓與擔保等非典型擔保物權也均符合債權的產生的原因。

  其次,從內容的特殊性來看,擔保物權的內容同樣為給付,是作為與不作為的結合!逗贤ā返谝话偃䲢l是關于處分權的規定6.從該條的表述可知,享有處分權的人不應僅指標的物所有權人,還應該包含對標的物有權作出處分的人,即所有權和處分權可以分離。換言之,給付具體體現為:擔保物權人和擔保物所有人通過擔保合同約定或者直接依照法律規定,擔保物所有人附停止條件授權擔保物權人處分該擔保物,且擔保物所有人有不得干涉擔保物權人處分擔保物的不作為義務。所附條件成就為實現擔保物權的成熟條件,此時,擔保物的所有權并不讓渡,擔保物所有人依然為擔保物所有權人,擔保物權人為有權處分人,在擔保物權人處分擔保物之后,擔保物的所有權轉歸受讓人。

  再次,從主體的特定性來看,擔保物權人和擔保物所有人為擔保物權的特定權利人與義務人。按照傳統觀點,擔保物權人可不經擔保物所有人同意在主債務人到期不能償還債務時對擔保物進行拍賣、變賣并予以優先受償,因此認為實現擔保物權是"對物不對人",既然是物,那何來主體一說呢?在上文當中已經提到擔保物權人之所以能夠"徑直"處分擔保物是因為擔保合同之授權,即擔保物所有人的授權是前提,所以,本質上并不是擔保物權人直接對擔保物作出相應的處分,而是擔保物所有人授權擔保物權人進行處分,沒有擔保物所有人之授權或者在擔保物所有人授權后又將擔保物予以處分,除不動產抵押以外,其他擔保物權均難以實現。因此,實現擔保物權的過程實質上仍然屬于"人對人"的權利,擔保物權人需請求擔保物所有人忠實履行合同義務從而實現自己的權利。抵押權雖具有追及性,擔保物權人最終能夠實現自己的權益,但這僅僅如同債權人行使代位權和承租人依據"買賣不破租賃"原則對抗房屋受讓人一樣,屬于合同相對性的例外,并不能因此就得出擔保物權的義務主體為不特定的任何人。因此,可以說擔保物權的主體也是特定的而非任意的。

  最后,從債權的性質來看,擔保物權同樣滿足其請求性。所謂的請求權是指請求他人為一定行為或者不為一定行為的權利[28].擔保物權的實現體現了請求作為與不作為的結合。擔保物權的實現首先要求擔保物所有人進行授權,這是擔保物權得以成立的基礎;其次,擔保物權成立以后擔保物權人有權要求擔保物所有人維持擔保物在擔保期間的價值,在擔保物的價值明顯減損時,擔保物所有人應采取必要措施予以恢復或者另行提供擔保;最后,在擔保期間,擔保物權人有權限制擔保物所有人對擔保物進行處分,若所有權人突破限制則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梢,擔保物權的最終實現離不開擔保物所有人的協助與配合,這是請求性的體現。

  綜上所述,從債權的定義及特征和來看,擔保物權應屬于債權。

 。ǘ⿵呢敭a法規范目的看,擔保物權屬于債權

  在潘德克頓法學體系之下,物權法與債權法是財產法的重要內容。物權法,是對財產權利靜態的確認,以實現財貨歸屬之機能,是為財貨歸屬法;債權法,以保護財貨之移轉秩序之目的,重在動態的安全之保護,以實現其財貨之移轉機能,是為財貨移轉法[29].反映財產之靜態支配關系者為物權,反映財產之動態流轉關系者為債權[15]18-19.

  擔保物權的目的在于保護財產的移轉,而非在于確認相應財產權利的歸屬。擔保物的所有權一般不予改變直至擔保物權人處分擔保物,此時所有權歸屬于擔保物的受讓人,且擔保物權人的處分權來源于擔保物所有人的授權,所以在擔保物上并不存在物的歸屬的爭議。相反,擔保物權存在財貨移轉秩序的沖突,對內表現在實現擔保物權時,擔保物所有人雖享有所有權,但其處分權受到限制,如果突破限制即會與擔保物權人的處分權相沖突,造成擔保物權人的債權不能受償;對外表現在當存在多個擔保物權時,如果擔保物權成立時間相同,那么由哪一個擔保物權人提請拍賣、變賣或各自實現債權之多少同樣存在順位和實現比例的沖突,物之歸屬自然屬于擔保物受讓人,但對擔保物權人來說,他們之間存在的只不過是移轉秩序的問題。因此,從財產法規范目的來看,擔保物權依然屬于債權。

 。ㄈ⿹N餀鄬儆趥鶛,具有突出的現實意義

  1.有利于更好地實現擔保物權的保障功能

  若將擔保物權明確為債權,擔保物權人處分擔保物的權利來自于擔保物所有人的附條件授權,那么根據《合同法》第四十五條附條件行為的規定7,能夠防止擔保物所有人不正當實現自己的權益。這有利于防止擔保物所有人避免承擔擔保責任對擔保物進行隨意處分,從而更好地保護擔保物權人的利益,更加充分地發揮擔保物權的保障債權的作用。

  2.有利于保持既有法律概念的純潔性

  法定物權概念的合理性受到楊立新的質疑[30],張志坡甚至認為不應規定物權概念[31].他們提到的一個重要理由在于《物權法》規定的物權并非"物"權,例如擔保物權。筆者認為,上述觀點值得贊同。盡管法定的物權概念并不一定合理,但是完全拋棄物權的概念并不符合我國實際。因此,為了維護既有法律概念的純潔性,在擔保物權并不屬于物權的情況下,不妨將擔保物權定位為債權,刪除《民法總則》中對擔保物權的相關規定,將擔保物權的屬性交由分則處理,從而既能維護法定的物權概念同時又能保持其概念的純潔性。

  3.有利于拓展擔保物權的范圍

  改變現有的擔保物權性質,將擔保物權定位為債權,有利于規避"物權法定"原則,將讓與擔保、商品房按揭、保留所有權等其他非典型擔保物權納入擔保物權體系,充分發揮擔保物權的擔保功能,使得擔保物權與債的其他保證方式形成統一的擔保體系,更加有力地保護債權的實現。

  結 語

  擔保物權的性質是擔保物權的基礎性問題,其性質直接影響到擔保物權在民法典中的位置及擔保物權的范圍大小。對此,雖然大多數人認為擔保物權屬于物權,但在很大程度上有人云亦云的成分。筆者圍繞《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四條、一百一十八條、《物權法》第二條第三款,論證了擔保物權并非是物權,其性質也不是介于物權和債權之間的中間性質的財產權利。通過對《民法總則》中法定債權概念及特征的分析,發現擔保物權與債權的定義相吻合,擔保物權的性質屬于債權,其核心內容為擔保物所有人附條件地授予擔保物權人處分權,擔保物所有人并負有不得干涉擔保物權人處分擔保物的不作為義務。另外從財產法的規范目的來看,擔保物權屬于調整動態的移轉之秩序,此屬于債權的財產法規范意旨,以此來進一步強調擔保物權債權的屬性。且若將擔保物權定位為債權,有利于維護法律概念的純潔性,有利于規避物權法定原則的限制,將非典型擔保物權納入擔保物權體系,從而與債的保證形成統一完備的擔保法體系,為此希望在未來民法典分則的編纂中對擔保物權的性質重新進行界定。

  參考文獻
  [1]孟勤國,馮桂。論擔保權的性質及其在民法典中的地位[J].甘肅社會科學,2004(5):131-133+146.
  [2]杜景林,盧諶。德國民法典---全條文注釋[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4:11.
  [3] 法國民法典[EB/OL].[2019-09-12].http://www.pkulaw.cn/fulltext_form.aspx?Db=ie.
  [4]鮑爾,施蒂爾納。德國物權法(上)[M].張雙根,譯。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22.
  [5]王利明。物權法研究(上冊)[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6:7-8.
  [6]梁慧星,陳華彬。物權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6.3-7.
  [7]王沖。物權客體研究[D].重慶: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2009.
  [8]馬新彥。羅馬法所有權理論的當代發展[J].法學研究,2006(1):114-124.
  [9] 張志坡。擔保物權的本質及其在民法典中的位置[C]//兩岸民商法前沿(第5輯)。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16:471-482.
  [10]李永軍。物權的本質屬性究竟是什么?---《物權法》第2條的法教義學解讀[J].比較法研究,2018(2):24-38.
  [11]加賀山茂。擔保物權法的定位[C]//民商法論叢(第15卷)。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477.
  [12] 中國裁判文書網。浙江省東陽化工有限公司與周桂榮、樊美英民間借貸糾紛[EB/OL].[2019-09-12].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
  [13] 北大法寶。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信貸中心訴楊雄衛、朱連軍、符丹萍、王荷秀金融借款合同案[EB/OL].[2019-09-12].https://www.pkulaw.cn/case/payz_a25051f3312b07f394bb0472f85a65b4b5c0eaf4ee4571dabdfb.html?match=Exact.
  [14] 中國法院網。福建海峽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州五一支行訴長樂亞新污水處理有限公司、福州市政工程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EB/OL].[2019-09-12].https://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5/11/id/1756741.shtml.
  [15]尹田。物權法[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7:37.
  [16]申衛星。物權法原理[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6:51.
  [17]孫憲忠。中國物權法總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8:30.
  [18]劉保玉。物權法學[M].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07:4.
  [19]王澤鑒。民法物權[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47.
  [20]溫世揚,廖煥國。物權法通論[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43-44.
  [21]徐潔。擔保物權功能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86.
  [22] 卡爾·馬克思。資本論[M].北京:京華出版社,2013:24-26.
  [23]我妻榮。我妻榮民法講義Ⅲ·新訂物權法[M].有泉亨,補訂。羅麗,譯。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08:11.
  [24]尹田。物權法理論評析與思考[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8:153.
  [25]劉得寬。民法諸問題與新展望[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1:379-382.
  [26] 伊藤進。民法·擔保物權[M].日本評論社,1987:8.
  [27]王利明。論債權請求權的若干問題[J].法律適用,2008(9):20-25.
  [28] 謝在全。物權法論(上冊)[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1:5.
  [29] 陳華彬。物權法(第六版)[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6:15-18.
  [30]楊立新,王竹。論物權法規定的物權客體中統一物的概念[J].法學家,2008(5):71-77.
  [31]張志坡。民法典物權編總則立法研究[J].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40(10):74-84.

  注釋
  11《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四條:"民事主體依法享有物權。物權是權利人依法對特定的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權利,包括所有權、用益物權和擔保物權。"
  21《物權法》第二條第二款規定:"本法所稱的物,包括動產和不動產。法律規定權利作為物權客體的,依照其規定。
  32《物權法》第二百二十三條:"可以出質的權利范圍債務人或者第三人有權處分的下列權利可以出質:(一)匯票、支票、本票;(二)債券、存款單;(三)倉單、提單;(四)可以轉讓的基金份額、股權;(五)可以轉讓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專利權、著作權等知識產權中的財產權;(六)應收賬款;(七)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可以出質的其他財產權利。"
  43《物權法》第一百八十一條:"當事人書面協議,企業、個體工商戶、農業生產經營者可以將現有的以及將有的生產設備、原材料、半成品、產品抵押,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抵押權的情形,債權人有權就實現抵押權時的動產優先受償。"
  51《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八條:"民事主體依法享有債權。債權是因合同、侵權行為、無因管理、不當得利以及法律的其他規定,權利人請求特定義務人為或者不為一定行為的權利。"
  62《合同法》第一百三十二條:"出賣的標的物,應當屬于出賣人所有或者出賣人有權處分。法律、行政法規禁止或者限制轉讓的標的物,依照其規定。"
  71《合同法》第四十五條:"當事人對合同的效力可以約定附條件。附生效條件的合同,自條件成就時生效。附解除條件的合同,自條件成就時失效。當事人為自己的利益不正當地阻止條件成就的,視為條件已成就;不正當地促成條件成就的,視為條件不成就。"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