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人類基因信息的人格權保護與財產權保護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2-12

  摘    要: 隨著基因技術的發展,人類基因信息的價值日益凸顯。在不少國家,人類基因信息的保護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在此背景下,我國國務院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從該條例的內容來看,人類基因信息在私法中主要以人格權保護方式為主,這與我國其他立法的精神相一致。在傳統人格權理論框架下,此種方式顯然無助于維護依附在人類基因信息上的財產利益;谌祟惢蛐畔a生的財產利益,是個人付出勞動的結果。在此若獨以人格權對該財產利益予以保護,那么在人格權特有的救濟方式之下,這些付出的勞動將難以被承認。這不僅無助于基因技術的發展,而且亦無助于個人利益的維護。為此,未來我國法律在修訂時,應將財產權保護方式引入人類基因信息的保護中。

  關鍵詞: 人類基因信息; 人格權; 財產權;

  一、我國人類基因信息的人格權保護路徑

  隨著科技的不斷進步,關涉基因的法律問題日益增多。在這些問題中,人類基因信息保護是一個較為重要的問題,這不僅事關個人利益能否得以維護,而且也事關國家戰略能否得以實現。2019年6月11日,李克強總理簽署國務院令,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以下簡稱“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該條例在第1條中即明確規定:“為了有效保護和合理利用我國人類遺傳資源,維護公眾健康、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利益,制定本條例。”在第2條中則明確將人類基因信息納入人類遺傳資源的范疇。由此可見,基因信息無論是對于個人,抑或是對于國家而言,都具有重要的意義,因此,對其予以特別保護顯得尤為重要。從該條例的內容來看,人類基因信息在私法中主要通過人格權方式予以保護。1

  此種保護方式與我國現行立法精神是一脈相承的。我國《民法總則》在第111條中明確規定了個人信息的人格權保護方式,該條所提及的個人信息,主要包括生物體征方面的信息及基本社會文化信息,生物體征方面的信息則主要指可以識別個人的生物信息。[1](P.262-263)人類基因信息在此無疑可以囊括其中。事實上,正在編撰的《民法典人格權編》亦已將個人的生物識別信息納入人格權的保護范疇。在此之前,最高人民法院已在《關于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2條將人類基因信息視為隱私權客體。

  隨著基因技術的不斷發展,人類基因信息的財產價值日益凸顯。為此,有學者提出應以財產權來保護人類基因信息,這樣才能平衡不同主體間的利益,并可以促進基因技術的發展。[2](P.104-105)有學者認為,此種財產權保護方式應是知識產權保護方式。具體而言,可以對特定遺傳信息或基于特定遺傳信息而開發的產品申請知識產權保護,而后進行大規模商業化。這樣不僅使相關的研究者獲益,回報他們的智力付出,同時也可以使基因資源提供者得到豐厚的資金回報,可以提高他們的物質生活水平。[3](P.12)但也有一部分學者反對將財產權置于人類基因信息的保護中,認為作為個人隱私的基因信息是人格的一部分,并且是關系個人和家族生命密碼的至關重要的一部分,體現了人的尊嚴,當然應成為人格權客體。[4](P.167)與此同時,在學術界還存在一種較為“中庸”的觀點,認為人類基因信息的保護應依具體情形的不同,而分別采取人格權與財產權的保護方式。因為從基因的功能來看,它具有遺傳信息的傳遞功能,具有人格法益的專屬性特點,而從應用角度來看,基因信息又具有可被占有、被排他地使用、被修改、被銷毀等財產特征,是一種無形的財產利益,具有獨立的使用價值。[5](P.147)

  二、人格權保護路徑的局限

  在人類基因信息的私法保護上,我國立法主要采取人格權保護方式。隨著基因技術的快速發展,人類基因信息的財產價值日益凸顯,2此種方式是否恰當,仍有待商榷。單純以人格權對人類基因信息進行保護,顯然會存在諸多局限。這不僅會使個人利益難以得到周全維護,而且國家利益亦會在此受到損害。

  人格權一般被認為是自然人固有的權利,以人格利益為客體,其目的在于維護和實現身體完整、人格尊嚴、人身自由。[6](P.13-14)自20世紀起,尤其是在經歷了1914年至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和1939年至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有感于人的生命之容易失去、人的生命之可貴、人的尊嚴之神圣,各國皆特別重視人格權的保護。[7](P.274)在此背景下,人格權被廣泛運用于個人利益的保護中。由于人類基因信息主要從自然人身體產生,與個人的人格存在密切聯系,因此,在一些國家的立法中,人類基因信息被視為人格權客體。3然而,人格權所具有的特殊屬性,決定了在人類基因信息保護中僅適用人格權方式將會產生一些問題。
 

人類基因信息的人格權保護與財產權保護
 

  由于人格權是自然人固有的權利,因此其不得讓與,同時亦不得繼承,人格權因人的死亡而消滅。[8](P.9)就此來看,僅將人類基因信息視為人格權客體的做法顯然存在局限性。具言之,首先,倘若僅將人類基因信息視為人格權客體,那么這將意味著人類基因信息不得轉讓。這不僅與人類基因信息在現實生活中的表現不符,而且也無助于基因研究的發展。眾所周知的是,人類基因信息對于科學研究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科學家可以通過基因信息進行比較研究,以確定生物的功能、疾病的原因等等,在國外,大部分科學期刊都希望科學家在發現生物新的基因信息后,能在成果發表前將它們提供給相關資料庫保存,如果不這么做,那么這些科學家將有可能被拒絕在期刊上發表他們的研究成果。[9](P.178)就此意義而言,倘若人類基因信息不得讓與,那么科學研究的開展便無從談起。換言之,科學的進步往往建立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而前人研究成果的獲得需以成果的流動性為前提。若無成果的流動性,那么其后的科學研究便無從談起。在此雖然人格權的不可讓與性得以確保,但最終深受其害的仍將是人類本身。

  再者,人格權主要以非財產性的人格利益為客體。僅將人類基因信息視為人格權客體的做法,將使人類基因信息的財產利益被忽視。應該看到的是,隨著科技的不斷進步,基因信息的財產價值日益凸顯。一些學者坦言:“基因信息正在將活生生的人類實體轉化為某種形式的風險資本,運用投資報酬的邏輯來建構一種可能的獲利或損失。”[10](P.137)人格權的非財產性顯然難以保護該財產利益。在學術界,有學者提出人格權商品化的觀點,認為隨著社會的發展,一些人格權具有特定的商業價值,人格權客體不應限于人格利益,而且亦包括以人格利益為基礎的財產利益。[11](P.41)從本質而言,人格權商品化實質上是對傳統人格權理論的擴張,它使傳統非財產性的人格權被賦予某種“財產色彩”。在此之下,人類基因信息的財產利益仍可由人格權來加以保護。雖然此種擴張傳統人格權理論的做法有其優勢所在,但是對于傳統人格權理論而言,卻是無盡的傷害。在傳統人格權理論中,人格權之所以不以財產利益為客體,主要是為了避免人淪為交易的客體。具言之,人格體現人的尊嚴及價值,應以人為目的,不得將之物化,使其作為交易的客體,故人格權不可能存在財產利益。[12](P.117)在人格權商品化中,人格權包含財產利益,這將使人格權淪為交易的客體。因為人格權既然存在財產利益,那么其必然會在市場中被標以價格交易,若無交易,財產價值不可能凸顯,財產利益亦不可能存在。就此意義而言,這不僅會貶低人的地位,而且人格權所追求的人格平等亦將淪為一句空話。此種做法嚴重背離人格權設立的初衷,容易使民法上對人身權和財產權的區分變得毫無意義。對此,有學者坦言:“所謂的人格權商品化,不過是一個形象化的概念,缺乏嚴謹的法律意義,于立法和司法多有不利。”[13](P.162)可見,將人類基因信息的財產利益施以人格權保護的做法顯然并不妥當。

  在此有一點需明確的是,在人類基因信息的私法保護中,雖然人格權保護方式存在著不足,但這并非意味著可以將人格權方式置于人類基因信息的保護方式之外。事實上,人類基因信息與個人人格的塑造,個人自由與尊嚴的維護具有緊密聯系;蛐畔Q定著一個人的高矮、胖瘦、疾病、健康,決定著一個人所有的生理特征,甚至主要決定著人們的行為狀況。當基因信息被非法采集、被非法披露,被非法使用,從根本上侵害的主要是人類自身的人格權利。[14](P.46-47)對此,有學者亦坦言:“基因的實質在于其所承載的信息,基因信息的背后是人的尊嚴?梢哉f,基因就等于人格尊嚴。”[15](P.49)正是基于此,我國法律最初在保護人類基因信息方面,即采人格權保護的方式,此種方式有效地保護了人類基因信息所承載的人格利益。

  三、財產權保護路徑的正當性

  在人類基因信息的私法保護中,雖然人格權保護方式有其正當性,但人類基因信息同時承載財產利益亦是不爭的事實,傳統人格權顯然難以保護該財產利益。為了使個人利益得到更全面的保護,立法必須引入財產權保護方式。事實上,用財產權來保護人類基因信息有其正當性,此種保護方式不僅符合財產權理論的要義,而且亦能促進基因技術的發展,同時也有助于個人利益與國家利益的維護。

  財產權理論認為,從本質上說,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源于個人的身體和那個身體的勞動,勞動可以說是取得財產權的根本原因,也即財產權起源于人們的勞動。[16](P.1070-1071)“勞動”在此意味著為制造或者有形地占用某些物而付出的努力,自然人只有付出了努力,其才能獲得某些回報的價值,此種回報價值正是財產價值。[17](P.220)可以說,勞動既是物具有財產價值的原因,同時也是物獲得財產權保護的原因。由于人類基因具有特殊屬性,以其為載體的基因信息不可能為一般人所知,這必須借助于專業設備以及專業技術人員才可以得知。在此過程中,專業技術人員付出了勞動,也即某個自然人基因信息的獲取,實質上是在專業技術人員的勞動之下獲得的。在沒有專業技術人員勞動的情形下,一般人是難以獲知自己的基因信息的。正是由于勞動要素的存在,人類基因信息才凸顯財產價值。對此,有學者坦言,基因信息的收集實際上類似于一種資本投入,有了此種投入的前提,研究人員才能獲得后續的研究成果,也正是因為這種投入的存在,使得基因信息具備一定的財產價值。[9](P.141)

  此種財產價值更宜以財產權來保護。其中的原因不僅在于此種財產價值系通過“勞動”而產生,而且亦在于財產權更有助于保護個人利益。具體而言,從人格權保護方式與財產權保護方式的比較來看,當人格權遭致侵害時,一般不適用財產損害賠償中的完全賠償規則;當財產權遭致侵害時,則可以適用財產損害賠償中的完全賠償原則,即造成多少損害就賠償多少損失。[6](P.50)此種完全賠償原則,顯然更有助于保護人類基因信息所有者的個人利益。

  與此同時,將財產權融入人類基因信息保護的做法,對于基因技術發展而言,亦是一種促進作用。具言之,基因技術與基因信息財產價值互為促進,正是由于基因技術的發展,基因信息的財產價值才得以彰顯,同時,也正是由于基因信息財產價值的凸顯,才對基因技術的研究形成某種激勵,進而促進基因技術的發展。在此過程中,研究人員付出了艱辛的勞動;诖,基因信息日益成為一種重要的資源,在不少國家的立法中,基因信息保護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將財產權融入基因信息的保護中,不僅可以使研究人員的勞動價值得到承認,而且在側面上亦可加速基因技術的發展。若沒有財產權保護基因技術研究,那么在勞動價值不被承認的情境下,研究人員幾乎沒有動力冒著風險去研究基因技術,許多潛在的基因技術將不會出現。[18](P.1082)可見,將財產權排除在人類基因信息保護方式之外,顯然會對基因技術的發展形成某種阻礙。倘若我國立法仍僅以人格權保護為主,那么這將容易使我國的基因技術落后于其他國家。為此,我國立法應轉變現有的保護方式,將財產權保護方式融入人類基因信息的保護中。

  有一點尚需明確的是,此種財產權保護方式主要為知識產權保護方式。隨著經濟的發展,現代知識產權論更強調知識的“實用性”而非“慧識性”,這意味著知識產權所保護的客體已不再一味強調創造性,一些非創造的成果亦可納入知識產權的保護中,在此背景下,知識產權法對于沒有創造性的信息也提供了保護。[19](P.129)就此意義而言,人類基因信息的財產利益在此即可被視為知識產權的客體。事實上,雖然基因信息并非人類智力創造的成果,但是,在基因信息發現與匯編的過程中,人類投入了智力勞動。[20](P.646)現代知識產權理論認為,勞動不僅包括體力勞動,而且亦包含智力勞動,智力勞動是知識產權價值的主要源泉,因智力勞動產生的知識產品應同樣產生所有權。[21](P.124)此種所有權對權利人是一種激勵,能夠促使其在知識創造與創新上投入更多、產出更多,實現知識的快速增長,這不僅是利己行為,也是利他行為,因為知識產品在傳播之后能夠為他人所利用,服務于社會科學與文化整體進步。[22](P.128)由于在人類基因信息發現的過程中,專業研究人員投入了自己的智力勞動,因此,從智力勞動的視角來看,人類基因信息的財產利益無疑也會被視為知識產權客體。對此,有學者坦言:“知識產權應該進一步推廣,不僅包括知識性信息,還應該包含自然來源的信息。換句話說,與其說應該保護和回報的是知識產權,不如說是信息產權。一個理想的產權制度應該對任何創造信息的投資給予回報,包括那些自然產生的信息。”[23](P.161)在此需提及的是,在知識產權框架下,基因信息提供者的利益亦應被顧及。對于基因信息財產利益的分配,可以適用利益共享機制,即基因信息提供者與收集者等相關主體對基因信息的利益共享,以避免財產權保護方式所產生的社會不公。[24](P.98-99)

  結語

  隨著基因技術的不斷發展,人類基因信息的財產價值日益凸顯。從本質上說,此種財產價值是勞動投入的結果,也即若無專業技術人員對基因信息的研究收集,那么客觀存在于自然人身體內的基因信息是不會被發現并因此而具備財產價值的。綜合而言,此種財產價值更宜被財產權所保護。這不僅有助于維護權利人的個人利益,而且亦有助于促進基因技術的發展。為此,我國立法不應嚴守陳規,而應在現有人格權保護方式的基礎上,引入財產權保護方式對人類基因信息加以保護。在此之下,當人類基因信息中的人格利益被侵犯時,其將適用人格權的保護規定;當人類基因信息中的財產利益被侵犯時,其將適用財產權的保護規定。需明確的是,所引入的財產權保護方式主要為知識產權保護方式,因為在人類基因信息的收集過程中,專業技術人員投入了智力勞動,此種勞動是產生知識產權的根本原因。通過這兩種權利方式的保護,人類基因信息才能得到最為全面的保護。

  參考文獻

  [1] 石宏.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條文說明、立法理由及相關規定[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7.
  [2]Morten Ebbe Juul Nielsen,Nana Cecilie Halmsted Kongsholm,Jens Schovsbo. Property and human genetic information[J].Journal of Community Genetics,2019(10).
  [3] 邱格屏.人類基因權利的沖突與協調[J].社會科學家,2008(11).
  [4] 王康.基因隱私權的司法創設、法理闡釋及未來期待[J].理論月刊,2015(8).
  [5] 賈元.基因權利保護和基因技術應用行為的法律規制研究[J].北方民族大學學報,2019(2).
  [6] 王利明.人格權法研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2.
  [7] 陳華彬.民法總論[M].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11.
  [8] 王澤鑒.人格權法:法釋義學、比較法、案例研究[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3.
  [9] 邱格屏.人類基因的權利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
  [10] 王康.基因公開權:對人類基因的商業利用與利益分享[J].安徽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4(2).
  [11] 洪偉,鄭星.試論人格權的商品化[J].浙江社會科學,2008(12).
  [12] 邁克·桑德爾.正義:一場思辨之旅[M].樂為良譯.臺北:雅言文化出版社,2011.
  [13] 房紹坤,曹相見.標表型人格權的構造與人格權商品化批判[J].中國社會科學,2018(7).
  [14] 張莉.論人類個體基因的人格權屬性[J].政法論壇,2012(4).
  [15] 田野,焦美嬌.論基因自我決定權[J].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4).
  [16]Catherine M. Valerio Barra. Genetic Information and Property Theory[J].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Law Review,1993(3).
  [17] 斯蒂芬·芒澤.財產理論[M].彭誠信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
  [18]May Mowzoon. Access Versus Incentive:Balancing Policies in Genetic Patents[J]. Arizona State Law Journal,2003(3).
  [19] 張海燕.遺傳資源知識產權保護法律問題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2.
  [20]Jeffery Lawrence Weeden. Genetic Liberty,Genetic Property:Protecting Genetic Information[J]. Ave Maria Law Review,2006(4).
  [21] 朱乃肖.知識產權的價值基礎:智力勞動價值論初探[J].財貿經濟,2011(9).
  [22] 馮曉青,周賀微.公共領域視野下知識產權制度之正當性[J].現代法學,2019(3).
  [23] 羅杰·珀曼.自然資源與環境經濟學[M].侯元兆譯.北京:中國經濟出版社,2002.
  [24] 黃玉燁.人類基因提供者利益分享的法律思考[J].法商研究,2002(6).

  注釋

  1《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第9條。
  2隨著基因技術的發展,人類基因信息的財產價值日益凸顯。據有關資料統計,與疾病相關的基因制藥、基因信息交易已經產生了每年幾十億美元的利潤。參見李誠《生命的奧秘》,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23頁。在美國,甚至出現了讓消費者“交易”基因數據的公司Nebula Genomics,該公司宣稱,可以通過分享基因數據獲取電子貨幣。參見Nebula Genomics網站:https://nebula.org/。正是在此背景下,我國《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在第10條中明確規定禁止買賣人類遺傳資源,其中包括了禁止買賣人類基因信息。
  3參見瑞典《基因完整法》、法國《生物倫理法》、美國俄勒岡州《基因隱私法》、美國伊利諾斯州《基因信息隱私法》、美國明尼蘇達州《基因隱私法》等。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