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2020年世界經濟與中國經濟的宏觀形勢探究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3-17

  摘    要: 2020年,預計全球貿易進展局勢出現緩和,世界經濟增長小幅回升至2.6%左右,主要經濟體面臨的貿易政策、貨幣政策和地緣政治局勢等不確定性因素仍較多,世界經濟增長面臨的下行風險仍較大。2019年中國經濟總體平穩,GDP增長6.1%。2020年我國經濟將繼續保持增長穩健、結構優化、動能轉換的發展態勢,預計將實現6.0%的增長。

  關鍵詞: 2020年; 世界經濟; 中國經濟; 經濟政策;

  Abstract: Looking ahead to 2020, it is expected that global trade situation will ease, driving world economic growth moderately to about 2.6%, and major economies will still face many uncertainties from trade policies, monetary policies and geopolitical situations, posing significant downside risks to world economic growth. China's economy was overall steady in 2019, with GDP recording a 6.1% growth, and will keep economic development on course for steady growth, structural optimization and new driving forces to achieve 6.0% growth target in 2020.

  Keyword: 2020; world economy; China's economy; economic policy;

  1、 世界經濟出現改善,仍有下行風險

  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明顯放緩,預計為2010年以來最低。由于全球貿易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不斷加劇,英國“脫歐”懸而未決,嚴重削弱了企業和金融市場信心,按市場匯率法估計,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為2.5%左右,明顯低于2018年的3.1%,增速連續第二年放緩。主要經濟體增速同步放緩。美國企業投資明顯下滑、私人消費支出減弱,增速由連續兩年回升轉為放緩,歐元區和英國受“脫歐”不確定性增加影響,增速繼續放緩;日本出口和內需增長受到阻礙,增長仍乏力,與2018年大體持平,新興經濟體因部分南美和亞洲經濟體仍面臨嚴重的經濟困境,增速較預期和2018年繼續減弱。

  預計2020年全球貿易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將出現緩和,主要經濟體央行將保持寬松貨幣政策,世界經濟增長將有所改善。預計2020年世界經濟增速為2.6%左右,較2019年略有回升,但仍低于2018年的3.1%,總體仍疲軟。

  預計2020年發達經濟體增長保持基本穩定,新興市場經濟體增長可能回升,成為推動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美國減稅政策效應弱化,降息作用有限,預計2020年將繼續減速至2.0%左右,低于2019年的2.3%和2018年的2.9%,不排除可能出現回升趨勢。約翰遜大選獲勝,英國大概率“協議”脫歐,貨幣政策趨于放松,將支撐歐元區,英國增速分別從2019年的1.3%小幅回升至1.5%左右(2018年分別為1.9%和1.4%);日本經濟增速將從2019年的1.0%繼續下滑至0.5%左右;印度、巴西和俄羅斯的資本流入增加和出口增速上升,將促使增速分別回升至7.0%、2.0%和1.8%左右(2019年分別為6.1%、0.9%和1.1%)。
 

2020年世界經濟與中國經濟的宏觀形勢探究
 

  同時應看到,2020年世界經濟增長依然存在較多不確定性因素,下行風險仍較大。美國總統選舉是2020年面臨的最大不確定性因素,將對美國和世界的貿易政策和貨幣政策走向帶來較大影響;如果貿易緊張局勢再次反復,中東、南美等地緣政治局勢動蕩加劇,可能影響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增長放緩。世界經濟增長將可能出現小幅放緩。目前三大國際著名機構預測報告均顯示,2020年世界經濟增速將較2019年小幅回升0.1~0.2個百分點,見圖1。

  圖1 世界及主要經濟體GDP增速走勢
圖1 世界及主要經濟體GDP增速走勢

  注:世界GDP按市場匯率法核算數據來源:萬得、EDRI

  1.1 、中美貿易緊張局勢緩和,貿易增速有望回升

  一方面,世界貿易形勢出現改善。一是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內容達成一致,呈現階段性緩和,有助于提振全球市場信心。美國同意對自中國進口的3 000億清單中已加征部分(約1 200億美元商品)的加征幅度由15%降至7.5%,余下部分不再加征關稅(此前預定12月15日開始加征),但繼續保留對2 5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中國則相應暫停征收部分原產美國商品關稅,包括美產汽車及零部件等;承諾在未來兩年內增加自美國進口商品和服務總額不低于2 000億美元;每年至少購買價值4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等。二是RCEP、CPTPP等區域貿易協定推進,有利于促進區域內各經濟體貿易發展,將推動2020年世界貿易增速高于2019年。三是世界商品貿易先行指標仍遠低于長期平均水平,但出現持續改善。WTO世界商品貿易景氣指數自2018年第四季度起連續5個季度降到平均線以下,但下滑速度逐漸減緩,2019年第四季度甚至有所回升。

  另一方面,世界貿易形勢出現明顯好轉的可能性較小。一是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仍將持續,近期對南美洲國家和歐盟國家實施征稅或301調查。二是中美貿易摩擦仍具有長期性、復雜性和艱巨性。中美沖突已涉及金融、科技、地緣政治、國際規則、人員流動等領域,短期內達成全面貿易協議的困難較大。

  預計2020年世界貿易增速將由2019年的1.1%升至2.5%左右,但仍低于近五年3.1%的平均增速。從出口增速看,美國和拉丁美洲均上升2.7個百分點,上升速度最快;其次是日本,上升1.9個百分點;新興亞洲、新興歐洲和歐元區則分別上升1.3、1.0和0.7個百分點左右。

  世界貿易改善帶動世界制造業景氣和世界經濟出現回升跡象。截至2019年12月,全球制造業PMI指數由連續6個月低于榮枯線轉為連續兩個月高于榮枯線,其中,美國、歐元區、英國和日本均出現降幅縮窄或回升跡象。OECD領先指標由2019年初以來的降幅持續收窄轉為上升。

  1.2、 主要經濟體的貨幣和財政政策繼續寬松,但空間有限

  隨著世界經濟下行壓力加劇,2019年主要經濟體央行轉向實施寬松的貨幣政策。美聯儲上半年暫停加息,7月底推出2015年12月以來首次降息,并結束了2017年10月開啟的“縮表”進程,9月和10月又連續兩次下調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至1.50%~1.75%,同時進行國債購買和回購操作,至少延續至2020年年初,12月底國債持有量較8月初增加了2 410億美元。繼美聯儲降息后,歐洲央行9月也隨之下調了歐元區隔夜存款利率至–0.5%,并決定從11月開始重啟每月200億歐元的資產購買計劃。此外,巴西、印度和俄羅斯央行也由2018年的升息再次轉為降息,分別連續4次、5次和5次下調基準利率至4.5%、5.15%和6.25%。

  考慮到目前主要經濟體仍面臨下行壓力和通脹水平趨升,預計2020年主要經濟體仍有一定降息空間,但大幅降息的可能性較小。截至11月,美聯儲高度關注的美國核心PCE同比小幅回落至1.6%,仍低于美聯儲2%目標,但總體CPI同比增速連續2個月回升至2.1%,歐元區由連續2個月回落轉為回升至1.0%,日本回升為0.5%,印度連續3個月上升,巴西由連續2個月回落轉為回升至3.3%。預計2020年美聯儲降息空間縮窄,可能至多再降息一次;歐洲央行和英國將分別啟動降低0%和0.75%的主導利率,并繼續推行量化寬松政策;新興經濟體也繼續小幅降息;日本央行將繼續維持–0.1%的政策利率量化寬松政策不變。

  在貨幣政策寬松空間有限的情況下,部分經濟體也將實施較為積極的財政政策。2020年歐元區和英國可能選擇繼續放松財政政策,英國財稅刺激規模增加的程度較2018年有所上升;新興經濟體也將繼續增加財政刺激,印度下調企業所得稅稅率;巴西通過養老金改革方案,效果將在2020年顯現,但規模較;美國和日本由于政府財政和債務壓力大幅上升,財政刺激規模有所減弱。

  2020年“雙松”的財政貨幣政策組合,將有利于支持消費和投資,促進全球尤其是歐洲和新興經濟體的經濟增長,但提振作用有限。

  1.3 、部分經濟體債務危機將有所改善

  2020年全球貿易向好,主要經濟體利率總體維持較低水平,將有利于減輕部分經濟體償債壓力,緩解債務危機,促進財政狀況有所好轉。

  從發達經濟體看,歐元區和英國的貨幣政策放松和出口增速提高,將有利于降低其債務負擔。預計2020年歐元區、英國的政府債務總額占GDP比重將由2019年的83.9%、85.6%降至82.3%、84.8%;而美國則由106.2%小幅升至108.0%,債務負擔繼續增加;日本繼續保持在237.00%左右。

  從新興經濟體看,一方面發達經濟體的低利率促使國際資本流入新興經濟體,另一方面中美雙邊貿易減少有利于促進中國以外的新興經濟體的進出口貿易增長,利好于部分對外貿和外資依賴性較高、經常賬戶逆差嚴重的南美和歐洲新興經濟體國家,承受的貨幣貶值和償債壓力將有所減輕。預計2020年拉丁美洲的政府債務總額占GDP比重將由2019年的71.7%小幅降至71.3%,但新興歐洲由30.4%小幅升至31.2%,亞洲新興經濟體可能由55.6%大幅升至59.5%,接近60%的負債率警戒線。

  1.4、 主要經濟體金融市場風險持續積累

  2020年全球貨幣政策寬松,貿易緊張局勢的起伏,將可能對世界主要經濟體的股市、匯市和債市持續產生不利影響。

  美國經濟放緩,貨幣政策寬松,美國金融風險持續積累。2019年美元長短期利差倒掛的期限范圍不斷擴大,年中出現美元10年期和3個月期國債收益率利差連續4個月倒掛,接近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前的情形;道指、標普、納指等三大股指屢創新高,截至2019年12月31日分別比年初上漲22%、29%和35%。如果美國股市和美元指數出現動蕩,可能對美國經濟增長進一步形成沖擊。

  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寬松,促使國際資本大量流入新興經濟體,新興經濟體的金融市場風險將大幅上升。如果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由松轉緊,地緣政治沖突加劇,可能出現國際資本大量撤離新興經濟體國家,對新興經濟體的金融市場將帶來沖擊。預計亞洲新興經濟體和拉丁美洲的金融市場風險較大。

  2、 我國經濟外部不確定性減弱,穩增長支撐增強

  2019年我國經濟增長總體平穩,全年同比增速6.1%。面對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上升的復雜局面,我國以“六穩”政策為導向,保持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4個季度分別增長6.4%、6.2%、6.0%和6.0%;其中11月、12月多項數據向好,經濟顯現階段性企穩跡象。消費仍是經濟增長的第一拉動力,全年消費、投資和凈出口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分別為57.8%、31.2%和11%。

  2020年是我國“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實現之年,我國經濟將繼續保持增速平穩、結構優化、動能轉換的發展態勢。雖然經濟發展仍面臨國內結構調整壓力大、外部環境復雜的影響,但改革開放不斷深化,宏觀政策適時適度逆周期調節,政策合力將為經濟增長提供有力支撐。

  2.1、 經濟增長具有韌性,預計2020年實現6.0%的增長

  一方面,經濟運行仍然存在不少困難和挑戰。從國內看,我國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結構性、體制性、周期性問題相互交織,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從國際看,當前世界經濟增長持續放緩,全球動蕩源和風險點增多。雖然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但是美對華政策轉為競爭導向,中美之間除貿易沖突外,還涉及到高科技、金融、地緣政治、國際規則等全方位的大國博弈,面臨的外部環境依然復雜多變。

  另一方面,經濟保持平穩發展具有堅實支撐,有利因素在積累增多。一是我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趨勢沒有改變。物質技術基礎雄厚,產業門類齊全,國內市場廣闊,人力資本和人才資源龐大,經濟韌性強、潛力大,應對外部沖擊能力強。二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改革開放力度加大,宏觀政策更加注重組合發力,為經濟平穩運行提供有力支撐。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以改革開放為動力,推動高質量發展,全面做好“六穩”工作,統籌推進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保穩定,確保經濟實現量的合理增長和質的穩步提升。三是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貿易摩擦階段性緩和,短期內我國外部不確定性因素降低;并且中美雙邊關稅小幅下調,有利于我國出口改善、提振信心,有利于我國經濟增長。

  經濟先行指標PMI指數重回擴張區。前期穩增長政策效果逐步顯現,2019年11月制造業PMI指數由前值49.3升至50.2,在連續6個月低于50景氣榮枯線之后,重回擴張區間;12月制造業PMI與上月持平,延續擴張態勢,顯示預期向好、經濟運行趨穩。反映中小企業的財新制造業PMI指數,截至2019年12月,已連續5個月高于榮枯線。

  2 0 2 0年我國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實現“十三五”規劃圓滿收官,預計經濟保持總體平穩態勢,實現6.0%的增長。

  2.2、 投資受基建回升拉動,增速有望低位企穩

  2019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55.1萬億元,同比增長5.4%。預計2020年投資同比增長5.2%,增速略低于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要切實增加有效投資,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會議指出,支持加大設備更新和技改投入;加強戰略性、網絡型基礎設施建設,推進川藏鐵路等重大項目建設,穩步推進通信網絡建設,加快自然災害防治重大工程實施,加強市政管網、城市停車場、冷鏈物流等建設,加快農村公路、信息、水利等設施建設。

  從投資的三大領域來看:一是預計基建投資增速小幅回升。穩投資政策持續加力,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加快發行使用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措施,包括提前下達2020年專項債部分新增額度、擴大專項債使用范圍、明確專項債作為項目資本金的使用占比上限等;并下調部分基建項目資本金比例,允許項目可通過發行權益型、股權類金融工具籌措資本金。隨著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加快發行使用,基建投資有望改善。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新型基建”將成為2020年穩增長和促創新的重要發力點。

  二是預計制造業投資增速仍處低位。2019年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漲幅由正轉負,自7月以來連續5個月負增長,反映工業需求趨弱;疊加中美貿易摩擦長期不確定性,壓制外向型企業擴大投資意愿。此外,企業經營效益下滑,可用于投資的資金減少,2019年1–11月制造業利潤總額同比下降4.1%(上年同期為增長9.9%)。

  三是預計房地產投資緩步下行。2019年房地產融資收緊,加大房企在拍賣拿地、土地開發等多環節融資的約束。2019年房屋新開工面積同比增長8.5%,增速較上年(17.2%)大幅下降,拖累后續房地產施工強度及投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堅持房住不炒定位,全面落實因城施策,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的長效管理調控機制,預計2020年房地產開發投資將有所回落。

  2.3 、消費受利好政策提振,預計保持平穩增長

  2019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41.1萬億元,同比增長8.0%。2020年,消費在我國經濟增長中將繼續發揮“主引擎”的作用,預計保持8%左右的增長。

  一方面,促消費政策效應將在2020年持續釋放,消費將繼續發揮經濟增長“主引擎”的作用。近年來,圍繞擴內需促消費的政策和措施持續推出,促進汽車、家電、消費電子產品更新升級,促進文化旅游消費、體育健身和體育消費等,鼓勵夜間商業和假日消費,促進流通新業態新模式發展,激發消費潛力、促進消費升級。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要發揮消費的基礎作用,推動消費穩定增長。2020年我國將進一步推進各項促消費政策落實落地。

  另一方面,也存在抑制消費的因素。一是居民收入增速放緩,2019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長5.8%,低于2017年和2018年同期增速(分別為7.5%和6.6%)。二是房貸規模較高,影響居民消費意愿和能力。2019年前三季度個人住房貸款余額為29.05萬億元,占住戶部門貸款余額(53.6萬億元)的54.2%,比重較上年同期(54.0%)提高。

  2.4、 出口受外需不振及貿易摩擦影響,預計低速增長

  2019年,出口2.5萬億美元、進口2.1萬億美元,分別同比下降0.5%和–2.8%;外貿順差4 215億美元,較上年(3 509億美元)大幅增長。中美貿易摩擦正顯現緩和跡象,利好進出口。預計2020年出口、進口增速有所回升,改善幅度或將大于出口,分別同比增長2%和1%。

  一方面,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乏力、國內經濟承壓,內外需求偏弱,對進出口壓制仍在。中美經貿磋商2019年10月取得階段性進展,美國暫停上調關稅;12月13日中美聲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中美貿易摩擦雖階段性緩和,但美國后續取消關稅和最終談判仍存較大不確定性。在美國對華未繼續降低或取消已經加征的關稅之前,加稅的負面效應將持續顯現。

  另一方面,我國外貿市場日趨多元化,有利于降低外部環境不穩定對外貿的擾動。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是迄今為止世界上第一個以進口為主題的國家級展會,為我國貿易伙伴提供了一個進入中國市場的新平臺。我國對歐盟、東盟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出口有望保持穩定增長,有利于鞏固整體外貿穩定。同時,我國將繼續推動穩外貿政策深入落實,以及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有助于緩解出口壓力。

  2.5、 三大攻堅戰取得重大勝利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2020年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我國將完成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堅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的攻堅戰”的重大任務。一是在精準脫貧方面:2019年全國1 109萬農村貧困人口脫貧,連續7年脫貧人數在1 000萬人以上,2020年全面脫貧任務將如期完成。二是在污染防治方面:2019年,全國337個地級及以上城市優良天數比例為82%,已達到2020年的目標(80%以上);地表水達到或好于Ⅲ類水體比例比上年上升3.9個百分點。三是在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方面: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我國金融體系總體健康,具備化解各類風險的能力。

上一篇:結構轉型對2008年經濟衰退的影響分析
下一篇:沒有了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 陕西快乐10分网站 证监会对期货配资的定性 重庆时时五星龙虎计划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深圳风采今期开奖结果 快3破解app的下载 河内一分彩前二技巧 三分赛车计划六码 11选最强规律 上海11选5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