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高寒區域拱肩槽和壩基保護性開挖技術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3-12

  摘    要: 高寒地區高拱壩存在環境絕對溫差大、溫度應力復雜、冬季停工時間長、拱肩槽開挖面暴露時間長等不利因素,如何對其基礎實施保護性開挖是關系到建基面質量和工程安全的一個重要因素,文章主要對拱肩槽、壩基的保護性開挖技術進行研究,提出拱肩槽、壩基保護性開挖的方法,對保證高寒地區高拱壩基礎開挖質量和工期有重要意義,對類似拱壩壩基的開挖質量控制提供參考和借鑒。

  關鍵詞: 高寒; 高拱壩; 基礎; 保護性開挖;

  1 、工程特性

  某高拱壩壩址位于高寒地區,為混凝土雙曲拱壩,最大壩高240m,壩頂寬10m,最大拱冠厚度65m,工程施工總工期9年。

  壩址處河谷呈“V”字型,左岸地形坡度約35°,右岸地形坡度約40°。工程區巖性以黑云母石英片巖為主,巖石飽和單軸抗壓強度94.1~122.7MPa。

  工程區絕對最高溫度36.6℃,絕對最低溫度-45.0℃,最大溫差81.6℃。

  拱壩混凝土澆筑采用30t平移式纜式起重機入倉,澆筑時間為每年4月15—10月15日,每年混凝土澆筑時段為6個月,其他項目施工時間為每年4月1日—10月31日,施工時段為7個月。11月1日—次年3月31日為冬季停工時間。

  2 、工程特性對基礎開挖的要求

  工程區最大溫差達81.6℃,環境絕對溫差大,溫度應力復雜;每年冬季停工長達5個月,壩體混凝土澆筑時間僅6個月,壩體澆筑工期長達6~7年,先期開挖的拱肩槽建基面暴露時間長,其爆破過程中產生的裂隙經多年凍融循環將被進一步損傷。同時,因每年有效施工工期短,若基礎開挖質量未達標,即使對其進行處理也不可能達到嚴標準開挖所形成的建基面的質量,施工工期也將延長。因此,應對高寒地區高拱壩的開挖技術提出更嚴格的要求。

  3 、拱肩槽開挖

  3.1 、預裂爆破

  3.1.1、 安全允許質點振動速度確定

  預裂爆破先于主爆孔起爆,并形成預裂縫,對主爆孔的爆破振動起到隔離減振作用。但是,預裂爆破沖擊波直接作用于巖面,同樣會對建基面造成破壞,因此,預裂爆破參數設計是拱肩槽開挖質量的關鍵。GB 6722—2014《爆破安全規程》未對大壩基礎的安全允許質點振動速度做出規定,對永久性巖石邊坡的規定為:當10 Hz<f≤50 Hz時,安全允許質點振動速度v為8~12cm/s,其中f為主振頻率,露天爆破f范圍為10~60Hz。這一振速值對于高寒地區高拱壩建基面而言仍偏大,不宜采用。
 

高寒區域拱肩槽和壩基保護性開挖技術
 

  白鶴灘水電站工程總裝機容量16000MW,雙曲拱壩壩高289m;烏東德水電站工程總裝機容量10200MW,雙曲拱壩壩高270m,其振動控制標準均可作為參考。白鶴灘水電站工程塊狀玄武巖的振動控制標準為10cm/s,柱狀節理玄武巖的振動控制標準為5cm/s,預裂爆破實際振速為7.3~8.2cm/s;烏東德水電站工程振動控制標準10cm/s,振速值均指距爆破孔頂10m處的振速,預裂爆破實際振速為7.0cm/s。

  鑒于壩址區惡劣的自然條件,爆破振動控制標準應更為嚴格,參考白鶴灘、烏東德水電站工程案例,本工程拱肩槽預裂爆破振動控制標準取7.0cm/s。

  3.1.2、 單段(響)藥量計算

  壩肩開挖每15m設一級馬道,梯段高度可取15m或7.5m,孔底超深50cm(30cm),以預裂面傾角60°為例,分別計算單段最大藥量和單段孔數。

  按GB 6722—2014中13.2.4公式計算如下:

  可變形后為:

  式中,R—爆破振動安全允許距離,m,取10m;V—保護對象所在地安全允許質點振速,cm/s,取7cm/s;Q—炸藥量,kg,齊發爆破為總藥量,延時爆破為最大單段藥量;K、α—與爆破點至保護對象間的地形、地質有關的系數和衰減指數。

  壩址區巖性以黑云母石英片巖為主,巖石平均堅固系數12.8,參考《水利水電工程施工組織設計手冊》表5-5-11選取,K取120,α取2.0。

  計算得Q=14.09kg。

  3.1.3、 其他爆破參數確定

  (1)藥卷直徑

  工程區炸藥管制嚴格,一般僅提供直徑80mm和32mm藥卷,預裂爆破采用直徑32mm藥卷。

  (2)鉆孔直徑

  白鶴灘水電站工程基礎開挖預裂孔孔徑為76mm,藥卷直徑為32mm;烏東德水電站工程基礎開挖預裂孔孔徑為90mm,藥卷直徑為25mm。根據《水利水電工程施工組織設計手冊》,預裂孔的裝藥不偶合系數一般為2~5,松軟巖石取小值,堅硬巖石取大值。本工程預裂爆破采用直徑32mm藥卷,若采用76mm鉆孔,不耦合系數僅為2.4,壩基巖石為堅硬巖,該值應取較大值,鉆孔直徑取90mm,相應不耦合系數為2.8。

  (3)預裂孔間距

  根據《水利水電工程施工組織設計手冊》,預裂孔鉆孔直徑為炮孔直徑的7~12倍,即間距為63~108cm,孔徑大者取小值,孔徑小者取大值。白鶴灘水電站工程預裂孔間距為60cm,烏東德水電站工程預裂孔間距為51~82cm。本工程預裂孔孔徑90mm,孔距宜取7倍孔徑,即63cm。

  (4)線裝藥密度

  白鶴灘水電站工程預裂孔線裝藥密度為220~230g/m;烏東德水電站工程預裂孔線裝藥密度為250g/m,參考白鶴灘及烏東德水電站工程,預裂孔線裝藥密度取中值230g/m。

  (5)梯段高度

  梯段高度15m時炮孔堵塞長度取1.5m,梯段設度7.5m時,炮孔堵塞長度取1.0m,超鉆深度分別為0.5和0.3m,超鉆部分不裝藥,建基面傾角60°時,單孔藥量分為3.59kg和1.73kg。若梯段高度采用15m,宜4孔一響;若梯段高度采用7.5m,則宜8孔一響。雖兩種梯段高度均為可行,但梯段高度為15m時,預裂孔底部加強裝量相對較大,對底部的破壞深度也較大,故宜采用7.5m梯段高度。

  3.2 、主爆孔爆破

  3.2.1 、主爆孔減振技術

  盡管有預裂孔的隔離減振作用,主爆孔依然會將部分振動傳遞到建基面一側,因此,對主爆孔也應采用相應減振技術。主爆孔的減振采用水介質換能爆破技術。

  水介質換能爆破是指在爆破孔內裝藥的同時裝入一定數量的密封袋裝水,爆破過程炸藥爆炸熱能轉換為水介質的內能或勢能,勢能轉換為動能做功。在水介質換能爆破系統這個絕熱系統中能量轉換效率高,因此能夠有效提高炸藥的能量利用率,同時也相對延長了瞬時爆轟的時程,大大減小各種爆破危害。

  工程實踐證明,采用水介質換能爆破炸藥量可減少20%以上。而式(1)中炸藥量Q每減小1%,爆破振速V降低0.5%~0.6%,即采用水介質換能爆破質點振速將減小10%以上;同時,因爆轟時程延長,水介質換能爆破自身的減振作用大于30%。因此,采用水介質換能爆破技術與普通爆破技術相比,總體的爆破振動的質點振速將降低40%以上。

  3.2.2、 爆破參數

  (1)單段藥量

  主爆孔的單段藥量應考慮預裂縫的隔離減振作用。福建省水電工程局、武漢大學的張新民、舒大強等人通過對普通爆破技術的現場試驗和振速回歸分析,提出了經預裂面隔離減振后的主爆破振速衰減公式如下:

  式中,V—爆破振速,cm/s;d—振強,kg[1]/[3]/m,d=Q[1]/[3]/R,適用范圍:0.8≤d≤0.38。

  經試算,當單段藥量為54kg時,d為0.38,適用于本公式,考慮水質換能爆破效應后,主爆破質點振動速度為6.3cm/s,滿足前述振動控制標準。

  (2)其他參數

  水介質換能爆破除需裝入封密水袋外,其他都與普通爆破技術相同。主爆孔采用80mm藥卷,炮孔直徑105mm,水袋規格75×600×0.125(直徑×長度×厚度),裝入個數通過試驗確定,以獲得最佳效果。

  4、 壩基開挖

  4.1 、保護層頂面以上部分開挖

  采用水介質換能爆破,其爆破參數同主爆孔,不再贅述。

  4.2 、保護層開挖

  4.2.1 、保護層開挖方法選擇

  (1)分層淺孔爆破

  淺孔爆破指孔深小于4m,孔徑小于75mm的爆破。淺孔爆破通過小孔深、小孔徑、小裝藥量的分層開挖減少對壩基開挖的爆破危害。本工程壩基設5m厚保護層,分2~3層開挖。

  (2)水平預裂+小梯段爆破

  爆破是先在基礎中部附近形成順河床方向的先鋒槽,然后沿建基面鉆設垂直于先鋒槽方向的水平預裂孔,上部鉆設小梯段垂直孔,預裂孔先爆,垂直孔后爆,通過預裂縫的隔離減振作用減小梯段爆破對建基面的危害,如圖1所示。

  圖1 水平預裂+小梯段爆破布孔示意圖
圖1 水平預裂+小梯段爆破布孔示意圖

  (3)水平光爆

  水平光爆是先在基礎中部附近形成順河床方向的先鋒槽,然后自上而下平行或沿建基面鉆設垂直于先鋒槽方向的水平主爆孔、緩沖孔和光爆孔,自上而下依次起爆,通過光爆孔的小藥量、密間距減小對建基面的爆破危害,如圖2所示。

  圖2 水平光爆布孔示意圖
圖2 水平光爆布孔示意圖

  (4)消-聚能爆破

  采用垂直孔,依靠孔底材料波阻抗的不同,在界面發生透射和反射,減小對建基面的爆破危害。波阻抗是指使質點產生單位振動速度所必須的應力。波阻抗越大,產生單位振動速度所需應力就大;波阻抗越小,產生單位振動速度所需的應力就小?椎诇p振材料鐵砂混凝土波阻抗為(18~20)×10[6](MPa·s)/m、細砂波阻抗為(2.9~3.6)×10[6](MPa·s)/m。

  當應力波從一種介質進入另一種介質時,將在兩種介質的分界面上發生波的反射和透射,大部分應力波透射或反射進入波阻抗大的一側。因此,爆破產生應力波在向建基面傳播過種中將在爆破氣體和鐵球(鐵砂混凝土制成)界面、鐵球和細砂界面各發生一次反射和透射,兩次均為大部分應力波被反射,小部分應力波發生透射,使炮孔內水平方向沖擊波強度增大60%~70%,垂直方向沖擊波強度減小70%~80%,在增強破巖能力的同時,大大減小了對孔底建基面的破壞作用。

  (5)消-聚能爆破+液壓劈裂機開挖

  上述各種方法均會在孔底造成一定深度的破壞(可控制在1m以內),本方法的目的是基本實現壩基的無損開挖。其具體做法是保護層上部4m采用消-聚能爆破,下部1m采用液壓劈裂機開挖。

  液壓劈裂開挖是利用巖石抗拉強度遠低于其抗壓強度的特性(抗拉強度為其抗壓強度的1/4~1/25),在鉆孔內插入劈裂棒,以液壓泵為動力通過液壓油管向劈裂棒供給超高壓液壓油,劈裂棒的活塞以巨大的劈裂力向外伸出、張拉巖石,使其產生裂縫,然后采用液壓挖掘機撬挖,完成底層巖石的開挖。

  液壓劈裂機一般一機6棒或一機8棒,即一個液壓油泵可使6~8根劈裂棒同時工作。

  液壓劈裂開挖采用豎向鉆孔,孔徑90mm,排距、孔距均為50cm,基本與預裂孔相當。

  (6)保護層開挖方法選擇

  本工程開挖工期每年只有7個月,保護層開挖方法選擇應兼顧開挖質量與效率。分層淺孔爆破鉆孔數量多、工序復雜,效率較低,且無預裂、光爆孔減振,開挖質量相對較差;水平預裂+小梯段爆破需先形成先鋒槽,水平鉆孔效率低,且每次只能推進一個水平鉆孔孔深的距離(3~4m),施工效率較低,其開挖質量也較水平光爆差;水平光爆也需先形成先鋒槽,并需鉆設水平孔,鉆孔效率低,每次也只能推進一個水平鉆孔孔深的距離(3~4m),雖開挖質量相對較好,但施工效率也較低;消-聚能爆破鉆設垂直孔,垂直孔鉆進速度快,一次推進長度為5~6排炮孔排距,施工綜合效率較水平預裂或光面爆破提高3~4倍,而其開挖質量與水平光爆相當。消-聚能爆破同時能滿足開挖質量和效率的要求,該技術在烏東德水電站壩基開挖中大規模應用,效果良好。本工程壩基開挖選用此方法。

  消-聚能爆破+液壓劈裂機開挖為筆者首次提出,出發點是真正實現壩基的無損開挖。盡管目前尚無實際工程案例,但可做為一個研究方向。液壓劈裂適用于強度高、完整性好的脆性巖體開挖,是否適用于開挖消-聚能爆破孔底被損傷的巖體尚待驗證。但從理論上而言,輔助液壓破碎錘即可適用各種巖體的開挖,因兩者性能互補,液壓劈裂機不適用的損傷嚴重的較破碎巖體非常適用于液壓破碎錘鑿挖,且其不會對巖體造成振動損傷;反之亦然。因此,作為可實現壩基無損開挖的方向,有必要進行研究。

  4.2.2、 保護層開挖參數選擇

  4.2.2. 1 、消-聚能爆破參數

  (1)最大單段藥量?紤]到保護層爆破會對已揭露建基面產生影響,其最大單段藥量仍按預裂爆破控制,即14.09kg。

  (2)梯段高度。梯段高度即為保護層厚度,即5m。

  (3)其他爆破參數。參考烏東德水電站壩基保護層消-聚能爆破開挖,孔徑取75mm,孔距取60cm,藥卷直徑取32mm。線裝藥密度同前,取230g/m。

  4.2.2. 2、 消-聚能爆破+液壓劈裂機開挖試驗參數

  (1)最大單段藥量。與壩基保護層消-聚能爆破開挖一致,仍取14.09kg。

  (2)梯段高度。底層1m由液壓劈裂機開挖,梯段高度取4.0m。

  (3)其他爆破參數。其他爆破參數同壩基保護層消-聚能爆破開挖。

  (4)液壓劈裂開挖參數。劈裂孔直徑90mm,孔深取95cm,孔距50cm。確定孔深時,需考慮液壓劈裂機施工的特性,因巖石的脆硬性,在液壓劈裂機張裂過程中一般會在孔底產生10cm左右的超裂深度,即孔深95cm時,一般會產生5cm的超挖。劈裂機采用一機8棒劈裂機,輔以液壓破碎錘。

  5 、結語

  高寒地區高拱壩基礎開挖應有更高的要求,本文提出了嚴格的拱壩基礎爆破振動控制標準,并選擇了相應的爆破方法、擬定相應的爆破參數。經研究表明,通過水介質換能爆破、消-聚能爆破等新的爆破技術,可實現上述控制標準,并兼顧了施工效率,對保證高寒地區高拱壩基礎開挖質量和工期有重要意義。本文還對壩基的無損開挖進行了探討,并提出了相關試驗參數,該試驗有較大的實踐意義。

  參考文獻

  [1] 王登偉.預裂爆破技術在龜峰水庫石方開挖中的應用[J].水利技術監督,2017(9):126-128.
  [2] 劉順萍,任堂,尉霄騰.高拱壩三維滲流分析及滲控措施優化研究[J].水利規劃與設計,2019(8):143-148.
  [3] 鐘昌學.小灣水電站雙曲高拱壩進水口巖柱開挖爆破施工技術[J].水利技術監督,2010(9):65-67.
  [4] 張新民,舒大強.爆破振動規律的試驗研究[J].爆破,2001(9):18-20.
  [5] 趙鵬程,何國偉,朱奎衛,等.蓋下壩拱壩拱肩槽開挖爆破振動試驗研究[J].水利水電施工,2016(12):93-96.
  [6] 張乃盛.不同爆破方式在拱壩兩岸高邊坡壩基開挖中的綜合應用[J].水利科技,2015(9):39-41.
  [7] 吳濤,馬和寶.拉西瓦水電站拱壩新澆混凝土周邊基巖控制爆破[J].水利水電施工,2015(8):27-30.
  [8] 王建濤,吳祥,穆國鋒.石門坎水電站雙曲拱壩拱肩槽爆破控制技術[J].云南水力發電,2011(12):140-142.
  [9] 蔣建林,張耀威.高碾壓混凝土雙曲薄拱壩壩基開挖預裂爆破技術[J].水力水電技術,2007(7):140-142.
  [10] 鐘砥寧,李英才.魯古河水電站混凝土拱壩工程右岸開挖孔間微差爆破控制技術[J].浙江水利科技,2001(12):25-26.
  [11] 吳劍疆,李現社.瀝青混凝土心墻壩基超深厚覆蓋層防滲處理方案研究[J].水利規劃與設計,2018(6):72-77.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 浙江11选五中奖规则表 福建体彩31选7彩民论坛 贵州快三一定牛 今晚开什么特马资料26 快三网上投注平台 山东11选5规律技巧视频 一分钟极速快三计划 pk10走势图 教程飞艇 辉煌娱乐电玩城 二肖二码全年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