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體育產業供給側改革的驅動力與目標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2-10

  摘    要: 對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我國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前提、驅動力量、主要任務進行了研究。研究表明,提高供給質量、滿足廣大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體育消費需求、推進供需結構調整、矯正資源配置扭曲、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是我國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現實需要。國家發展戰略的全面推動、體育事業健康發展的需要、中國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是我國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驅動力量。積極推進市場出清、全面推動體育企業去庫存、科學推進體育企業去杠桿、切實降低體育企業成本、補齊體育產業發展短板是我國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要任務。

  關鍵詞: 體育產業; 供給側; 結構性改革;

  Abstract: The paper studies the important premise, driving force and main task of the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of sports industry in China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deepening the reform in an all-round way. The research shows that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supply, meeting the growing demand of sports consumption of the broad masses, promoting the adjustment of supply and demand structure, correcting the distortion of resource allocation and improving the 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 are the realistic needs of promoting the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of the sports industry in China. The driving force for China's sports industry to promote the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consists of the comprehensive promotion of national development strategy, the need of healthy development of sports and the new norm of China's economic development. It is the main task of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of sports industry in China to promote sports enterprises to remove inventory, scientifically promote sports enterprises to deleverage, effectively reduce the cost of sports enterprises, and make up for the shortcomings of sports industry development.

  Keyword: sports industry; supply side; structural reform;

  從世界范圍來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提出由來已久。20世紀70年代,歐美國家遭遇高通脹和高失業率的雙重壓力,以凱恩斯為代表的經濟學派受到挑戰和質疑,因為凱恩斯的經濟理論既不能解釋造成通脹的原因,也不能幫助解決高失業和高通脹問題。在這種條件下,以“供給學派經濟學”(Supply-side Economics)為核心內容的經濟理論應運而生。就我國而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受到專家學者們的青睞,其時間并不長,具體可追溯到2015年11月習近平主席召開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習近平在會中強調“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增強經濟持續增長動力”[1]。自此以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受到學界和業界的高度重視,各行業、各領域積極配合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總體戰略,貫徹落實自身領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此同時,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針對我國政治、經濟、文化、生態、黨建等方面,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導思想、奮斗目標、主攻方向等核心內容,為我國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供了深化改革的科學指南和行動綱領,因此立足“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導思想,圍繞“改革的出發點—改革的關鍵點—改革的著力點”這一主線,梳理我國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基本前提,剖析我國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驅動力量,探究我國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實施路徑,具有劃時代的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

  1、 改革的出發點: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前提

  1.1、 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內涵

  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從提高體育產業供給質量出發,用改革的辦法推進體育產業供需結構調整,矯正體育產業要素配置扭曲,擴大體育產業的有效供給,提高體育產業供給結構對體育消費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和靈活性,提高體育產業全要素生產率,更好地滿足廣大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體育消費需求,促進體育產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2]。具體來說,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具有如下內涵:第一,提高體育產業供給質量是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基本前提。提高體育產業供給質量就是指體育產品或服務的提供要能夠滿足廣大人民日益增長的多元化、差異化的體育消費需求,而非部分人群或數量層面的體育消費需求滿足。第二,滿足廣大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體育消費需求是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要目標。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服務的對象從根本上來說是“人”,因此改革中要充分體現“以人為本”“綜合價值”“創新發展”的改革理念,最大限度地滿足人們的體育消費需求,而不僅僅是國家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第三,推進供需結構調整、矯正資源配置扭曲、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是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基本途徑。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基本假設是體育產業發展存在比較嚴重的供需結構失衡、資源配置扭曲及資源要素生產率低等問題,通過調整供需結構、合理配置資源、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等方式可推動體育產業的健康、有序、可持續發展。
 

體育產業供給側改革的驅動力與目標
 

  1.2、 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目的

  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提高體育產業供給水平,貫徹落實好“以人為本”“綜合價值”“創新發展”的體育產業發展理念,在適度擴大社會體育消費總需求的同時,實現體育產業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提高體育產業供給結構的適應性和靈活性,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使體育產業供給體系更好地適應體育需求結構變化[3]。第一,提高體育產業供給水平是解決體育產業資源配置扭曲、供給不足、供給無效、供需失衡的關鍵,也是提升體育產業供給能力和供給水平的重要手段。第二,“以人為本”既是我國體育事業發展的基本理念,也是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發展理念,充分體現了“發展依靠人民,發展為了人民”的核心思想。第三,適當擴大社會體育消費總需求是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基本前提。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是為了抑制體育總消費和總需求,而是立足“供給側”,在提高供給能力、供給層次、供給水平的基礎上,更好地滿足和激發社會的體育消費總需求。第四,“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是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要任務。簡言之,就是通過淘汰落后產能、去除庫存積壓、控制金融風險、降低融資成本、填補發展短板等措施推進和實施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第五,提高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適應性和靈活性是保障[4]。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靈活性和適應性就是指當體育產業發展的內外部環境出現變化時,改革要視具體的國情、社會需要及產業發展的階段進行適當地調整和優化,以保證體育產業的健康有序可持續發展。

  1.3 、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意義

  (1)提高體育供給效率和優化體育資源配置的推進器。

  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引入我國體育產業的發展改革當中,是實現體育產業健康發展和促進體育消費結構均衡的重要舉措,也是提高體育供給效率和優化體育資源配置的推進器。眾所周知,我國傳統的體育發展戰略偏重于總量增長而忽視結構和制度的優化。結構失調、體制僵化不僅加大了我國體育體制改革的難度,而且也加重了國家投入的負擔,尤其是注重“量的增長”的粗放型體育產業發展模式已不能適應和滿足我國當前體育產業大發展和體育消費升級的現實需要。一方面,從供給側的角度推進體育產業的結構性改革可以提升體育產品和服務供給的質量和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可避免無效供給和過剩供給,有助于提高體育供給的效率;另一方面,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基于國家的整體戰略,從資金、土地、政策、技術、制度等層面對體育資源配置實施政府的宏觀調控和市場的微觀操作,可優化體育資源的配置水平。

  (2)實現市場資源優化配置的關鍵舉措。

  就我國體育產業的發展而言,最大的結構性改革還是市場化改革,即體育行政管理部門的簡政放權和市場力量的全面參與。通過進一步理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明確雙方的責、權、利,充分發揮市場在體育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激發市場參與體育產業的積極性和能動性。從全國來看,我國體育產業在創新發展、協調發展、綠色發展、開放發展和共享發展等五大方面都面臨重大的供給側體制問題,而解決好這些問題的關鍵就是加快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創新發展為例,長期以來我國體育產業創新動力不足、投機性發展氛圍過濃,出現了一些人把大量的精力、財力、智力花在投機取巧上。如《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頒發以來,大量社會資本紛紛進入體育產業,“跑馬圈地”和“蒙眼狂奔”的現象極為嚴重,就目前來看,大量的資本是盲目的,眾多體育企業出現破產或負債,社會資本并沒能在推進體育產業發展和體育消費升級中發揮應有的價值和作用,體育產業的健康可持續性發展堪憂。

  (3)促進體育產業消費升級的必由之路。

  縱觀我國體育產業的發展,近年來產業總值獲得了快速增長。數據顯示,2016年國家體育產業總規模達到1.9萬億,增加值6 475億,增加值增長率達到17.8%,GDP占比達0.9%[5]。經分析可知,當前的產業增長主要還是依靠投資拉動,消費的拉動作用還未得到充分發揮,未來發展潛力巨大。另外,我國的體育產品和服務存在較嚴重的結構性供需矛盾。一方面,社會大眾日益增長的體育消費需求得不到充分滿足;另一方面,我國體育產品和服務的層次、水平和質量不高,存在“供給不足”和“供給過剩”的雙重矛盾。再者,從體育消費水平來看,我國社會大眾與歐美發達國家差距懸殊。因此,以“供給側”為切入點進行體育產業的結構性改革可幫助體育企業更好地認識社會大眾的體育消費需求,在適當擴大社會體育消費總需求的前提下,為社會大眾提供多元優質的體育產品和服務,促進我國體育產業的消費升級。

  2 、改革的關鍵點: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多維驅動

  2.1、 政策驅動:國家發展戰略的全面推動

  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動得益于我國社會發展的大環境及國家發展戰略的全面推動,具體體現在我國體育產業發展戰略及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整體戰略上。一是體育產業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自2014年10月《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頒布以來,體育領域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和文件,2016年7月國家體育總局頒布了《體育發展“十三五”規劃》和《體育產業發展“十三五”規劃》,2016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又出臺了《關于加快發展健身休閑產業的指導意見》,種種跡象表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诖吮尘,傳統體育發展方式和發展結構將得到一定程度的改革和完善[6]。二是“全民健身戰略”與“健康中國2030”的實施。2016年5月,國務院印發了《全民健身計劃(2016-2020年)》的通知,指出“全民健康是國家綜合實力的重要體現,是經濟社會發展進步的重要標志;全民健身是實現全民健康的重要途徑和手段,是全體人民增強體魄和幸福生活的基礎保障;實施全民健身計劃是國家的重要發展戰略”[7]。2016年10月,國務院發布了《“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強調“共建共享、全民健康是建設健康中國的戰略主題”[8]。政策表明,全民健身已上升為國家戰略[9]。三是全面貫徹和落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自2015年11月習近平主席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受到學界和業界的關注和重視,各行業、各領域積極配合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總體戰略,實施和貫徹自身領域內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2.2、 行業驅動:體育事業健康發展的需要

  縱觀我國體育事業發展的歷史,由于體育發展的時代背景和國家需要,長期以來,“舉國體制”成為我國體育事業發展的基礎和保障。“競技體育”“學校體育”“群眾體育”成為我國體育事業發展的“三駕馬車”,其中,競技體育又是重中之重,80%的資源都投入到競技體育的發展當中,“二八原則”在我國體育事業的發展中體現得淋漓盡致?梢钥隙ǖ氖,在特定歷史時期,“舉國體制”為我國體育事業的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但長期的“舉國體制”及以競技體育為重點的體育發展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新時代體育事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在新的歷史時期,我國體育的發展體制和發展方式的轉變勢在必行。2014年10月《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頒布,再次充實和豐富了體育事業發展的內涵和外延,“群眾體育、學校體育、體育產業、競技體育”四維發展結構取代了傳統體育中“群體體育、學校體育、競技體育”的三維結構[10]。值得注意的是,“競技體育”的核心發展地位逐步弱化,而“群眾體育”“體育產業”的發展成為新時期我國體育事業發展的重點。之所以出現這種調整,與當前我國體育事業發展存在的諸多問題息息相關。一是資源分配嚴重不均。我國傳統的體育發展,競技體育處在體育事業發展首要位置,絕大部分的資本、人力和社會資源都向該領域傾斜,致使競技體育、群眾體育、學校體育發展結構的嚴重失衡。二是供需結構性失衡。我國體育供需的結構性失衡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方面,人們日益增長的體育消費需求得不到充分滿足;另一方面,社會供給的體育產品和服務的層次和水平較低,難以滿足社會需求。三是政府資本投入壓力大。舉國體制下,體育事業發展的投入幾乎全部由國家和政府負擔,隨著人們體育消費需求的日益增長,政府投入壓力巨大,亟須調動社會力量共同參與到體育產品和服務的供給中來。

  2.3、 經濟驅動:中國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實現了飛躍式的發展。截至2011年,國民生產總值年均增長超過8%,其中,2005-2011年間國民生產總值年均超過9%,然而自2011年以來,國民經濟增速驟降,從2011年的9.5%下降到2014年的7.4%,接下來的三年,年均增速都低于7%,2015年、2016年、2017年的經濟增速分別為6.9%、6.7%、6.9%。就目前我國經濟發展的增長趨勢來看,“十三五”時期GDP的平均潛在增長率可能會低于“十二五”時期平均7.6%的增長率,平均只能達到6.2%甚至更低,所以經濟增速放緩將會成為我國經濟發展的新常態。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簡單來看,就是經濟增速持續放緩,不再可能維持長期以來高達兩位數的GDP增長速度,而且,如果不能夠及時地探索新時期經濟發展的新的增長源泉和驅動力,GDP增長速度還將持續下降,經濟增長勢必呈現“L”型發展態勢。中央政府及各地方政府已經充分認識經濟增速下滑的嚴峻現狀,積極采取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推進經濟發展轉型和經濟結構調整,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經濟發展結構調整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體育、健康、醫療、文化、旅游等領域成為新時期我國經濟發展的重點行業。體育產業作為我國經濟發展的新的驅動力,必將成為未來我國經濟快速發展的經濟增長點之一。資料顯示,我國GDP高速發展時,體育產業發展速度較快,而當我國經濟發展水平由高速增長換擋到中高速以后,體育產業發展的速度更快。數據表明,2015年以來,我國GDP的增速已經降至7%以下,而體育產業增加值增速不降反升,從多年穩定的14%上升到20%以上。由此可見,我國經濟整體水平的下滑及經濟結構的調整過程中,體育產業已經發展成為其中重要的產業門類,這也是我國整體經濟發展對體育產業發展的需要。所以,中國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正在驅動并將持續驅動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貫徹與落實。

  3、 改革的著力點: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要任務

  3.1 、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理念

  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理念的明確在很大程度上體現了改革的導向性和科學性,影響著改革的深度和廣度,更影響著改革的質量和水平。從體育產業發展的行業特征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國家戰略來看,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需以人本、價值、創新為導向推動改革的貫徹和落實。第一,人本導向。人本導向是相對于物本導向而言的,強調改革與發展要服務于“人”,而絕不僅僅只是“物”。例如,過去的發展觀認為,發展就是追求經濟規模的快速擴大,就是國內生產總值(GDP)的高速增長,它忽視甚至損害人民群眾的現實需要和利益訴求,其本質就是物本導向。發展與改革要依靠“人”,發展與改革的成果要服務于“人”,而絕不能本末倒置。因此,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充分體現人本導向。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人本導向就是指在推進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過程中要以人為本,尊重社會大眾在改革過程中的基本權利和利益訴求,改革的出發點要服務于人的需要和訴求,而絕不能忽視甚至損害人民群眾的需要和利益,使最廣大的人民群眾都能享受到改革的紅利。第二,價值導向。所謂的價值導向是指社會、群體或個人在多種具體價值取向中將其中某種價值取向確定為主導的追求方向的過程[11]。正確的價值導向往往能夠引導改革向著健康有序的方向發展?v觀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40年,絕大多數鮮亮的經濟增長和社會進步數據都源于前一階段的銳意改革。當然也存在一些問題,例如一味追求GDP的高速增長,而忽視了對環境的保護,致使我們生活的環境和條件受到嚴重污染和破壞。體育產業作為一項朝陽產業和綠色產業,改革的價值追求絕不能僅僅體現在經濟數字上,需要更多地考慮社會和人的需求、環境的完善和優化,因此,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應以綜合價值為導向,即要以經濟價值、社會價值、環境價值的全面實現為導向。第三,創新導向。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創新導向就是指體育產業在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過程中要始終貫徹創新的思想和理念,不斷嘗試新體制、新方法、新舉措,確保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創新理念得到貫徹和落實。在具體的實施過程中,要把制度創新放在重要位置,構建開放、包容的體育產業發展體制;引領科技創新,培養體育產業發展新動能;推進管理體制創新,提高行政管理能力和水平;推進體育產業轉型升級,擴大體育產品和服務的有效供給;深化國資企業改革,激發體育市場主體活力;推進體育金融開放創新,著力防范金融風險;多項創新舉措齊頭并進,減輕體育企業生產經營負擔;聚焦城鄉發展一體化,著力補齊體育產業發展的短板。眾所周知,回力是我國知名的運動品牌,為了進一步提升自身品牌競爭力和市場影響力,2018年回力集團推出了“回力城市”發展計劃,利用智能在線制造創新升級,進一步做大做強回力品牌,圍繞“在線制造”,逐步打造“智慧品牌、智捷物流、智能服務、智新科技”四大平臺,有序推進產品生產向著數據化、智能化、自動化的方向發展,較大程度提升了企業的活力、市場競爭力及社會影響力。

  3.2 、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任務

  (1)積極推進市場出清。

  針對目前我國體育產業發展存在的產能過剩問題,需要實施“保護”與“控制”并行的發展路徑。積極控制體育用品、服裝、鞋帽等低端市場的產品供給,進一步化解體育用品、服裝、鞋帽等領域的產能過剩。支持社會企業和組織積極加大對社會存量體育資源的開發投入,盤活存量體育資源。如對利用率水平不高的體育場館、廢舊廠房等設施進行優化和改造,提升場館設施服務社會大眾的能力和水平。鼓勵體育企業加大對高新技術的開發和投入,確保產品和服務的市場競爭力。鼓勵體育企業進行兼并重組,淘汰產能過剩的體育企業,助推體育產業轉型升級。

  (2)全面推動體育企業去庫存。

  采取“鼓勵”與“保護”協同進行的方式積極推進我國體育產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尤其是體育用品、服裝等行業存在的較嚴重的庫存積壓問題。鼓勵我國體育用品企業將過剩的產能進一步轉向國際市場,尤其是亞非拉國家。鼓勵體育企業通過低價、打折或產品下鄉形式消化庫存積壓。鼓勵體育用品企業加大技術投入,增強對庫存的回收和再生產能力,進一步提升產品生產的質量和水平。適度增加三四線城市及農村的體育基礎設施建設,通過增加公共支出進行內部消耗,達到去庫存和去產能的目的。

  (3)科學推進體育企業去杠桿。

  債務率與GDP增速的比例關系是評價杠桿率高低的重要指標,推進體育企業去杠桿主要可從“降低債務”和“提升GDP”來實現[12]。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想重回8%,難度極大,通過加大投資來實現GDP增長,短期可以達到效果,與此同時債務也會進一步提升,達不到企業“去杠桿”的效果,因此歸根結底需要通過控制債務來實現。一是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而非寬松的貨幣政策,保持靈活適度,適時預調微調,增強針對性和有效性,做好與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相適應的總需求管理,為結構性改革營造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13]。二是積極發展股權融資,通過強化體育市場紀律讓“僵尸企業”有序退出,同時以政府、居民和民企加杠桿配合國企去杠桿[14]。

  (4)切實降低體育企業成本。

  建立和完善體育企業孵化基地,擴大規模經營,實現降本增效。通過補貼、低息貸款等方式進一步扶持高新技術體育企業,降低體育企業發展成本。鼓勵體育企業優化生產和服務流程,減少資源重復配置,實現集約發展,提高經濟效益。鼓勵和支持體育企業進一步優化產業鏈和流通環節,降低體育企業成本。鼓勵銀行系統為體育企業發展提供低息貸款,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進一步通過反腐、打破壟斷、簡政放權來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持續推進體育資源的價格改革,降低體育企業原材料成本。實施減稅降費,降低企業財稅成本;推進利率市場化,結合降息降低企業財務成本[15]。進一步落實養老保險體系改革,降低體育企業人力成本。

  (5)補齊體育產業發展短板。

  加大對高端體育用品研發和設計的技術投入,提升體育用品業的層次和水平。加大對體育競賽表演活動、體育組織管理活動、體育場館管理活動、體育培訓與教育、體育傳媒與服務、體育中介活動等服務性產品的商業開發和投入。鼓勵各體育院校、綜合性院校加強對體育經營管理人才的培養力度,充實體育人才儲備和推進體育智庫建設[16]。推進球員、教練員、管理人員合理化的跨領域和跨部門流動,確保體育人才就業水平的提升及人才價值的充分實現[17]。優化和完善體育產業統計工作,為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發展提供實證參考。建立有利于創新創業的體育管理體制,通過市場化、法制化、國際化的制度體系來推動體育產業供給體系和供給結構的改善。

  4、 結語

  基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時代背景,我國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既是“全面深化改革”指導思想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國家戰略的貫徹落實和重要體現,也是我國經濟發展轉型升級的主要方向,更是體育產業健康可持續發展和社會體育消費結構完善的主要保障和關鍵舉措。就目前來看,由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理論體系尚不完善,我國體育產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缺乏必要的理論參考和實踐經驗,改革推進的過程中遇到障礙和困難在所難免?v觀中國體育產業的發展與改革,當下已經進入改革的“深水區”,挑戰和機會前所未有,改革的力度、強度和深度亦前所未有。積極推進市場出清、全面推進體育企業去庫存、科學推進體育企業去杠桿、切實降低體育企業成本、補齊體育產業發展短板是我國體育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必由之路。

  參考文獻

  [1] 溫大安.用整體性思維推進“供給側改革”——學習習總書記講話精神的體會[J].經濟研究導刊,2016(14):11-13.
  [2] 王雙林.從當前輿論看產權交易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J].產權導刊,2017(7):23-29.
  [3] 李本松.習近平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思想探析[J].河北經貿大學學報,2016(5):7-11,17.
  [4] 劉瑋.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引領經濟新常態[J].金融經濟,2016(5):19-20.
  [5] 國家統計局.2016年國家體育產業總規模與增加值數據公告[EB/OL].[2018-01-13].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801/t20180113_1573014.html.
  [6] 陶尚武.供給側改革背景下體育健身休閑業發展研究[J].經濟研究導刊,2017(25):48-49.
  [7] 新華社.全民健身計劃:健康中國建設有力支撐[EB/OL].[2016-06-24].http://sports.qq.com/a/20160624/002398.htm.
  [8] 劉源隆,于靖園,洪治.跨越15年的健康藍圖[J].小康,2016(29):32-33
  [9] 夏漫輝.當代中國主流體育思潮研究[D].長沙:湖南師范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5.
  [10] 鄭寶通.我國建設體育強國基本理論的分析研究[D].鄭州:鄭州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1.
  [11] 朱錦程.我國文化消費品供給的路徑選擇與價值判斷——歷史制度主義視角下文化產業市場取向與價值導向關系[J].中國文化產業評論,2012(2):63-72.
  [12] 馬德浩.我國體育發展方式改革研究綜述與展望[J].體育成人教育學刊,2019(4):78-82.
  [13] 鈕文新.什么是“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J].中國經濟周刊,2016(19):73.
  [14] 黃益平.如何破解中國經濟高杠桿陷阱[J].財經界,2016(10):88-92.
  [15] 胡恒松,劉俊峰.貨幣政策轉變為慢牛行情提供堅實支撐[J].清華金融評論,2015(1):81-82.
  [16] 付群,肖淑紅,王萍之,等.我國體育產業發展的現狀及特點研究——以北京體育產業發展為例[J].南京體育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3):73-80.
  [17] 付群,肖淑紅,王萍之,等.北京市體育中介服務業發展研究[J].中國體育科技,2015(6):26-37.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 深圳福彩中福在线 广东快乐十分app 111522平特一肖 与您同行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齐鲁风采七乐彩开奖时间 1分快3彩票官方网站 山西体十一选五走势图 江苏11选五遗漏前三直 双色球app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