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哈尼族喪葬儀式舞蹈與神靈的關系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2-14

  摘    要: 在人類社會中,生與死可謂是人生之大事,不論哪個民族,對于生命來到與離去這個世界都非常重視。文章研究的內容主要是生命終結時刻,在哈尼族中會有怎樣的儀式,而在這些儀式中,舞蹈起到什么作用,舞蹈時人們的意識將會對神靈有著怎樣的聯系與祈愿。

  關鍵詞: 哈尼族; 喪舞; 神性;

  Abstract: In human society,life and death are important events of life.No matter which nation,people attach great importance to the coming and leaving of life.The main content of this paper is the end of life,what kind of ceremony there will be in Hani ethnic minority,and what role dance plays in these rituals,and what kind of connection and prayer people's consciousness will have to gods when dancing wish.

  Keyword: Hani ethnic minority; Funeral dance; Divinity;

  在原始的意識觀念中,靈魂不滅是帶有自然宗教性質的一種世俗觀念,喪葬中的舞蹈就是基于這種觀念上而產生的。哈尼族自然宗教觀認為,人身肉體只是生命的承載物質,生命的消亡是肉體回歸自然,靈魂離開肉身,其命運還會隨著亡者自身在世時的造化尋找到另一個歸屬。在哈尼族生死觀念中,這種思想也有著牢固的根基。他們認為老人死后,其靈魂將會回到祖先居住的的地方,過著與自己生前一樣美滿且快樂的生活,他的靈魂是生命載體的另一種延伸,并且還會與在世的親友保持著較多聯系,特別是死者的靈魂有著強大的力量保護著生者,并帶給生者幸福,也能消災解難。喪舞是我國很多少數民族都有的一種人生禮俗,同時也是喪葬儀式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   哈尼族喪葬習俗

  哈尼族是自然宗教的信奉者,他們每個人都是天生的教徒,嬰兒還未出生就由母親身上賦帶神秘氣氛,伴隨許多禁忌,意在保護其順利降生人世和健康成長,出生后要在自家門頭掛上辟邪符咒,成人后結婚時要用雞毛蘸水灑在迎親人身上清除一路帶來的邪氣,有的地方還要請“莫批”(祭司)跳舞,并把水飯噴灑在新人身上以驅邪,待到死亡時,更是有著不同的喪葬習俗。不同年齡、不同死亡原因都有不同的喪葬方式。

  哈尼族亡者墓地有兩種:分為非正常死亡葬地與正常成年死亡墓地。[1]126非正常死亡包括未成年死亡與成年人異常死亡。未成年死亡的墓地一般在看不見山寨的下方,葬禮十分簡單,不舉行復雜的葬禮,這類死者的亡魂會變成野外的小精靈,這些精靈會時常驚擾人,但造不成大的傷害。對于異常死亡的成年人通常指摔死、溺死、雷擊、獸襲,兇殺等,這類人是沒有墓冢的,一般情況是就地挖坑掩埋,不許抬回村寨,亡者名字也不列入家族連名譜系。當然也會有例外,在泰國的一個阿卡村(哈尼族)“納培寨”[2],有個叫阿保·阿依的老人,為了保護村寨財物不被土匪搶走,在村外與土匪進行頑強抵抗,最終死在村外,他是屬于兇殺而亡的, 按慣例對于這樣的猝然而亡,他們認為是兇魔降臨到死者身上,村寨要盡量避免與兇魔產生瓜葛。諸如此類事情發生在一般人身上,村民就會將他就地掩埋在叢林里,避免厄運跟隨尸體進入寨門。但他是村中的“最瑪”(村寨頭人),更是為保護村寨財物而死的,是值得學習的好人,所以他的遺體就被抬回家里舉行正常的葬禮,而且還殺一頭水牛進行祭奠,當然還要由“莫批”(祭司)念誦一段特別的祭詞來超度他的亡魂,祭奠與葬禮期間,村人禁止佩戴銀飾。在葬禮中,“莫批”(祭司)要背誦幾千句祭詞,描述他從生到死的快樂和痛苦。

  正常亡故的人,其喪葬方式嚴謹且莊重,還有著嚴格的規矩。如果亡者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些程序就要簡略,如唱歌跳舞就不得舉行,亡者可進入家族連名譜系,但進入記載的方式較為特殊。最隆重的葬禮是壽終正寢之老者,規格最高者當屬由“莫批”(祭司)主持的“仰批突”葬禮,次之為“窩批突”葬禮,第三等為“格批突”葬禮。這三個等級的葬禮所需祭禮品級和數量都有差別,最高等級的葬禮可以舉辦“莫蹉蹉”儀式,這主要由祭禮犧牲的多少決定。本文所研究的喪舞即為壽終正寢部分葬禮儀式中的內容。
 

哈尼族喪葬儀式舞蹈與神靈的關系
 

  二   哈尼族喪舞

  據天啟《滇志》第三十卷記載:“窩泥人死,吊者頭插雉毛,敲鑼打鼓搖鈴,忽泣忽歌,為亡人跳舞,名叫洗鬼。如此三日后焚尸葬骨,葬時依然揮扇環歌,批掌蹈足,以鉦鼓蘆笙為樂。”在停尸祭奠的地方,坐著親友家眷,也有吊唁者在舞蹈,屋內屋外,氣氛復雜而怪異,或痛哭哀嚎,或談笑起歌,不協調的情緒在同一場景中居然達到和諧而又統一,死如重生的喪事喜辦,有著借舞蹈娛樂亡魂的功能。在祭奠的過程中,通過舞蹈所具有的審美性與藝術性教化后生尊崇老者。在一些喪舞中,我們還可看到生育與勞作、編織與狩獵等生活與勞動的形象,可以想見,傳授這些知識的場所已經從田邊地頭轉移到了祭奠場所。悲慟的心情被人們用歌舞盡情地驅趕,以追掉的方式取悅亡靈并激勵后人進取,這種帶有強烈民族血緣感情色彩與民族情感色彩的喪舞起到協調粘合的關鍵作用。

  哈尼族喪舞形式多樣,或舉扇起舞的、或擊鼓環歌的、或舞槍弄棒的、或揮巾舞袖的,凌總繁雜。

  “扇子舞”由古老的棕扇演演化而來,在送葬時跳,動作慢而緩凝,舞者面容呆板凄楚,帶有武術性氣韻與味道。“木雀舞”則細碎靈動,據說木雀是為死者開路,并將其靈魂引導至祖先居住的地方。“铓舞”在元陽地區廣泛流傳,嗆嗆的铓聲驅趕一切古怪精靈,告知不要來打擾逝者靈魂。“棕扇舞”則是哈尼族最具特色的道具舞蹈,它既有祭奠祖先的寓意,又有安撫亡靈的用途。“打莫蹉”舞蹈從守靈到出殯都在跳,它可以安撫亡靈,也可撫慰死者家屬,不同時間,不同人群跳此舞都有不同的稱呼和不同的跳法,是哈尼族最古老、流傳范圍最廣的一個舞種。“同尼尼”舞蹈是扭動身體顛足起舞的意思,它皆為紀念一位曾經為村寨作出杰出貢獻的跛足老人而創作的,在喪葬守靈時跳此舞蹈,節奏低沉而緩慢,氣氛莊重而嚴肅,舞者手持毛巾、酒碗、棍棒等起舞,隨意性較強,觀者可隨時參與舞蹈也可隨時退出,大家輪番出場,通宵達旦。“铓鼓舞”是哈尼族代表性舞蹈,上世紀70年代前,铓鼓是不能隨意敲響的,更不能抬出村外,只有在重大祭日或村內發生大事時才能敲響,并且還要經過寨老祭拜后才能敲響。哈尼族認為,铓鼓聲可以與神靈溝通,即所謂“鼓語通神”。“克拉臘阿瑟”指的是舞動兵器,可涵蓋刀槍劍戟、叉矛錘棒等,當代舞蹈工作者把這種舞蹈稱為“雜耍舞”,從這個稱呼上我們可以看出,它的藝術性并不強,舞兵器時,舞者根本就沒有按照伴奏的音樂節奏起舞,而主要是展示武力,在送葬時跳此舞,意在驅邪趕鬼,為亡靈開路,這個舞蹈是哈尼族喪舞的重要組成部分。“扭铓”舞蹈也稱“扭喪”,主要流傳于墨江哈尼族地區,舞蹈節奏沉重緩慢,變化多樣。老人去世的第二天晚上在死者客堂或堂前用青竹搭成的守靈棚內跳,“莫批”(祭司)還會念唱祭詞,說出死者生平,期間伴有親友吟唱的《哭喪調》,氣氛哀婉,充滿思念。“色尼尼”舞是墨江縣龍壩鄉哈尼族布都支系老人去世后必須舉行的“打莫蹉”儀式中的舞蹈,儀式舉行三天,每天都有不同的跳法,舞蹈氣氛歡快活躍,充滿嘻戲逗樂,是哈尼族喪事喜辦的代表性舞蹈,以示靈魂重生、回歸祖地的慶賀,并教育生者珍惜生命,熱愛生活,尊敬老人。在墨江縣哈尼族卡多支系中還流行著“瓢摸旋”的祭奠舞蹈,表達生者對死者能夠回歸祖地與祖先團聚,祝愿逝者靈魂升天。舞蹈模仿黃鼠狼掏蜂蜜的過程,滑稽幽默,生動活躍。居住在西雙版納勐龍鄉哈尼族支系阿克人最具代表性的“別列扭”舞蹈意為“跳铓鑼”,在村中老人去世時,她們手拿碗筷在靈前起舞,舞時由铓和鑼鼓伴奏,節奏稍慢,舞者成對,并不時從碗中撒出些酒或米,祈愿死者靈魂平安,保佑村人不缺吃穿。在勐龍地區哈尼族支系覺交人還流行著一種叫“和巴爹”的竹片舞蹈,此舞在死者家的樓梯口由女巫師來跳,女巫邊跳邊為死者吟唱安魂調,并指引死者亡魂回歸祖地。

  哈尼族喪舞還有很多,在此不一一列舉。在這些喪舞中,都有著這樣一些共同的表現:尋找本族的根源,能使亡魂歸宿到祖先的居住地,視死如生,喪事喜辦謂之白喜事,雖然哈尼族沒有生死輪回的觀念,但他們認為有死才會有生,把悲慟之心轉化為一種生的力量,安慰生者,并用歌舞的形式潛移默化地傳授生產生活知識,使本民族能夠得到更大的繁榮與延續。

  三   哈尼族的神靈觀

  為則在哈尼族自然宗教形態研究中,把哈尼族神靈體系分為:天界神靈體系、地界神靈體系、地下界神靈。

  其中“天界神靈”又包括自然物神靈,如太陽、月亮、星星等;自然現象神靈,如風、雨、雷、閃電等;抽象神,如谷物神、婚姻神、藝術之神等,在抽象神中又有善神與惡神?罩酗w鳥也是天界神靈體系中的一種,“在哈尼族自然宗教觀念中,飛鳥一般被分別歸為天神、地神的使者,或人類生命的某種表征,或山川大鬼的臣民、仆從等。”[1]27在哈尼族的許多舞蹈中,都與鳥產生過聯系,如棕扇舞模仿的是白鷴鳥,木雀舞是喜鵲的造型等。

  “地界神靈”包括個人崇拜的靈物、家庭崇拜的神靈、家族崇拜的神靈、村社崇拜的神靈、野外神靈等。這個部分的神靈思想,在哈尼族喪葬習俗中聯系較為緊密,特別是自然宗教祭祀的內容與形式,大部分都在這里得到體現。如家庭崇拜中的祖先神靈、家族崇拜的神靈中的墓地崇拜以及村社崇拜的神靈中的昂瑪神、咪松神(土地神)、迷神(火神)、吾瑪神(寨門神)、合羅神(水槽、水井)、等龍(田壩神)、磨秋和秋千(天梯神)、村寨靈物(包括水牛、秋千底板、铓鑼大鼓),還有野外神靈,包括高山森林大鬼、曹、精靈鬼怪、野外動物等。

  “地下界神靈”的屬性是相當復雜的,為則認為“地下世界即歐龍界”,歐龍是地下界的首領,“它被認為是人們賴以生存的財富來源,又是奪走人生命的、拿取壯年人靈魂的惡神。” [1]50哈尼族認為地面以下的世界,也包括水下的世界,都是由歐龍掌管,地下世界與天上世界幾乎同等的富有,景致相當。歐龍可以拿走青壯年的魂魄,有時甚至還會不給昂瑪神面子。

  萬物有靈的自然宗教在哈尼族神靈觀念中體現的最為徹底,三界的神靈體系包含了世間萬物,不論是生物或是非生物,在他們的意識中都是有靈魂的,這些靈魂有時會給人們帶來利益,有時會降臨災禍,無論如何,哈尼族都會小心地維護著它們,或祈求、或供奉、或祭祀,唯恐不敬就會招惹到它們,從而給自己或家人,或村寨、或族群帶來不幸,不論人的出生或死亡,這些神靈都會伴隨著他們。喪舞在其間的地位與作用,有很大一部分是為著“三界”中的某一個神靈而舞蹈。

  四   哈尼族喪舞與神靈關系

  哈尼族認為,在他們生活的地方,每一個角落、每一個器或物都有神靈存在,比如稻谷、石頭、山林、河流甚至墻角、房梁等等,他們對待這些神靈的態度,都是以對待人的態度加以看待,甚至把它們視為“主”而加以崇拜,他們認為對谷神不敬,莊家會歉收,對獵神不敬會一無所獲。

  哈尼族行事一貫遵照禮儀,謹慎而不敢逾越,在他們意識中,這些規矩是祖先留下來的,祖先和各路神靈時刻關注著他們。因此,他們必須向死去的祖先求得引導。如不給以祖先相應的尊重,不幸的事必將連續發生。不論是祭祀寨神還是樹神,或祭祀天上的神靈還是長者的亡魂,誠心誠意是必然的要求,禮俗程序更是不能敷衍。俗禮規定祭祀祖先的日子,不能下地干活,不能上山打獵,不能下河撈魚,甚至不能上山撿柴,有的哈尼族支系甚至規定那幾天不能做針線活、不能梳頭等等。他們認為只有這樣才能符合族群的宇宙秩序,在村里遇到如喪葬儀式這類的大事,“莫批”(祭司)還要在棺前念很長的祭詞。這些儀式的目的,是在期盼人與“三界”神靈的和諧,以保證他們的行事能夠與祖先規定下來的規矩吻合,這樣才合乎時宜。

  哈尼族自然宗教觀念中,有著神靈和靈魂兩種思想存在,人死亡了靈魂還在活著,他們的靈魂有時也能發揮神靈的一些作用,這種靈魂,能夠產生神奇的力量改變后代子孫的命運和福祿,因而在一些重大節日和宗教祭祀活動中,都會跳起相同的舞蹈向祖先神靈祈求保佑。

  哈尼族喪舞,都是在他們長期生活與社會實踐中形成的,有些是專門為喪葬而進行的舞蹈,如流行于墨江縣哈尼族卡多支系的“扭铓”舞蹈,其伴奏樂器為嗩吶和铓(分公、母,公铓直徑稍小,聲音尖銳,母铓直徑稍大,聲音低沉),還有“莫批”(祭司)在棺前吟唱《祭喪調》,節奏緩慢,曲調哀婉,演唱悲戚,唱出對逝者的懷念。舞者為二人成對而舞,雙手各手持一塊白布,舞步以祭詞為記,一句一步,體態前俯后仰,對舞碰膝。流傳于紅河縣的“打莫蹉”舞,舞蹈伴奏用鼓、铓、镲,聲調鏗鏘,悠揚而遠播,舞者舞動隨意性較強,守靈時腳步以顛跳步為主、手臂以交替甩左右小臂手為主,出殯時以滑跳、滑轉步為主,手臂雙手拍手旁劃。墨江縣勐弄鄉的舞蹈“瓢摸旋”在民間稱為跳死人,舞蹈伴奏用鑼、鼓,節奏激烈明快,舞者動作機械刻板。專為葬禮而跳的還有“木雀舞”“铓舞”等。

  哈尼族喪禮中,大多數舞蹈都是兼有祭祀功能的,并非為喪葬專用,如前述的“同尼尼”“铓鼓舞”“扇子舞”等,在祭祀寨神、祭祀昂瑪、祭寨神林時都會跳。究其共性,它們都有用“鼓”伴奏的特性。他們認為,鼓聲能讓天神莫咪聽到,哈尼族可以通過鼓聲傳達自己的心愿。舞蹈時歌舞一體,對死者具有感懷和思念,其道具花樣豐富,這些道具或與舞蹈內容有關,或與現場氣氛有關,或與民族生活習慣有關。對自然神靈的敬畏,對祖輩先人的崇拜充分反映了哈尼族古樸神秘的信仰,獨特的宗教祭禮中舞蹈得以完美的融合與展現。人死而靈魂不滅,生者的平安幸福生活與先輩祖靈的愿望統一交融,這種對話方式自然而獨特,寄寓既明確又隱諱,復雜的心理在自然宗教禮儀活動中進行交織。同一個舞蹈可以在歡樂的節日和親人離世這樣氣氛情緒絕然不同的環境下進行,說明舞蹈的道德教化功能與情感慰藉功能不可替代。

  哈尼族喪舞既是喪葬禮儀程式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人生禮教宣傳的手段之一。然而,在這些舞蹈中,基本上沒有直接講述自然宗教內容,卻是用形體動作表現那些象征善良優美的動物,抒發內心的虔誠、表達純潔的情感,這可以看作是哈尼族自然宗教信仰與民族性格相融合的外化展示。如“棕扇舞”,兩片油綠的棕樹葉,模擬形象優美,身姿流暢如白鷴鳥。舞蹈中,表演者姿態莊重,動作富有雕塑感,造型又不失流動韻味。而白鷴鳥是哈尼族心目中的神鳥,是一種圖騰。在葬禮中跳此舞蹈,帶有一種神圣且清晰的目的,就是哈尼族對自由安寧生活的向往,優雅的白鷴鳥可以帶著逝者的靈魂,飛向祖先神靈的祥和居所。他們的信仰與圖騰互為因果,反映了哈尼族內心世界的需求與企望。他們的信仰依附著圖騰中的神靈,這些神靈可以是某個神界的主宰,也可以是祖先的靈魂,這些臆想的神靈規范著人們的行為,約束著生活貪欲,使之達到平衡。“在對于靈魂這種幻想物的崇拜中,祖靈崇拜在中國民間信仰生活中占特殊重要的位置。以血緣世系為紐帶的氏族、家族的發展和家族生命周期的更迭、延續,使祖先觀念與靈魂觀念牢牢結合。使亡故的先人,一代一代以其祖宗在天之靈升入神位,成為氏族家族延續最可靠的保護神。” [3]祖先崇拜在哈尼族喪葬祭奠儀式中得以充分體現。祖先神靈是家族保護之神,它使氏族血緣觀念進一步得到強化,把解脫苦難的愿望寄托于祖先神靈和自然神靈之上,加以道德標準和道德愿望的融入,使崇拜神靈的目的變得更加具體和現實。

  在為離世老者舉辦“莫蹉蹉”儀式時,人們的這種愿望更實際。黃永臻在參加紅河縣垤瑪鄉一位白宏老人的喪葬儀式時看到這樣的情景“離奇的一幕開始映入眼簾,所有孝子、孝女、孝孫們手持細竹竿跟隨吹奏嗩吶的人快速地繞房屋三圈,并用手里的竹竿不時拍打墻壁。經問“莫批”(祭司)得知,這是邀請天、地、水下所有動植物的神靈前來歡樂、跳舞之意。這個儀式在把死者送山之前的兩天內進行三次,每次所表達的內容卻不一樣。這個過程叫‘moqcoqcoq’(歡樂、跳舞之意)”。“晚餐后,人們陸續向村寨中央空曠的場地聚攏,坐在場中央的長者們仍然喝酒談事,談論喪事、談論亡靈回到祖先身邊、談論人生和村莊的吉祥興旺。……馬上就要開始‘moqcoqcoq’了,叫我們參與其中,歡樂又要開始。”[4]這里邀請的神靈應該是善神,他們認為善神會給以自己善意的回報。以邀請神參與跳舞的形式取悅神靈,以達到除穢消災,使人獲得心理快慰為目的。

  在舞蹈“瓢摸旋”中,我們可以看到人類受衣食等生存必需品的驅使,與大自然中的各種“物”建立了相當密切的功利關系,并且對其表示感激和贊美,歌舞則被作為能充分表達了這種情感的極佳方式,同時反映了人類的智慧,在與黃鼠狼斗智斗勇后獲得食物,舞蹈雖然滑稽幽默,但也充分反映了哈尼族生活和物質創造的過程。表現最突出的舞蹈諸如送葬出殯時一路舞動的叉舞、刀舞等,雖然舞者臆想為死者清除一路邪氣,但不可否認,這就是再現原始狩獵與保衛村寨的體格和武功的展示。

  總之,哈尼族喪舞本是一種在哈尼族民間中流傳的人體動態的文化,它無文字范本可查,全憑參加跳舞的人口傳身授、動感模仿。喪舞的創造和傳承過程,均是在特定的民俗事象中完成的,這種通過人體規律性動作,體現喪葬禮俗的意圖和目的非常明確,故而舞動中定然保存著人生思想觀念的烙印,且不斷受到這些觀念的影響和制約。哈尼族喪舞的民族情感色彩濃郁,活動形式融合了祈平安、求豐收的目的,喪葬禮儀與祭神、謝神相結合,這些喪舞的風格大多沉穩、舞者安詳、動作優美、表現細致,又以歌舞道具舞的形式居多。他們通過葬禮,用歌舞進行道德上的教化,并且非常重視。這些喪葬禮儀舞蹈大部分屬于舒展型舞蹈,動作幅度不大,上肢動作較多,有些喪舞表演時會同“莫批”(祭司)表述性祭詞相融。大部分喪舞表演時氣氛喜慶,舞者外像表現愉快、輕松,表現了逝者靈魂肯定會歡天喜地飛越崇山峻嶺,回歸祖地的心情。其舞蹈內涵與哈尼族所蘊含的生活思想一致,表達一種時間永恒、空間致遠而空茫的感覺,反映了哈尼族靈魂不滅的觀念,與折射出的民族精神相吻合。這類舞蹈的性質,并不是為了舞蹈而舞蹈,也不是僅僅表達某個人的愿望,而是對族群團結一致、共同實現美好生活的一種向往。同時舞者的表演,也是藉慰生者踏實做人,死后才有資格進入哈尼族祖先居住的歡樂天堂,否則將受到懲罰。

  參考文獻

  [1] 為則.哈尼族自然宗教形體研究[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
  [2]F.V.格朗菲爾德.泰國密林中的游遷者——阿卡人[J].劉彭陶,譯.民族研究譯叢,1982(5).
  [3]烏丙安.中國民間信仰[M].長春:長春出版社,2014:110.
  [4] 黃永臻.哈尼族“昂瑪突”的生態與秩序[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5:153-154.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